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我跟侯耀文学天津快板  

2007-07-20 08:39:02|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侯耀文竟然走了,才59岁,还只是个中年人。为了给观众留下更多的快乐,他把继承,振兴相声的重担压在自己心上,直到终于无法承受,被压倒了。

中国第一代相声演员之后,我最欣赏,最喜欢的相声演员就是侯耀文。他的相声正统严谨,不入俗套,既让观众发自内心的乐,又不损害自己的形像。比起其他演员来,他更能赢得观众的尊重。我不仅是他父子俩的相声迷,而且还和侯耀文学过天津快板。

第一次见到侯耀文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1963年末,我还是大学新生,就要过大学生活的第一个元旦了,班里要开个联欢会,要求每个人都出节目,我怎么也想不出来该怎么办。那会儿我每个星期六都要去祖父家过周末,星期天我到姚家胡同的邻居院里玩,有个女三中初二的学生,我从小看她长大的,就进屋去坐坐。一进门就看见床上坐着俩男孩子。那时候中学生男女是很少交往的,他们看见我有点紧张。邻居女孩马上介绍说,这是我们家街坊,大学生。那会大学难考,中小学生对大学生都有一种崇拜心理,她又对我说,这是侯宝林的孩子,来教我们天津快板。

我一听,这不是现成的机会吗,我也学一段,现买现卖,联欢会节目有了。侯耀文把他写的天津快板词递给我抄。毕竟是相声世家出身他写的快板词都带着包袱,我至今还记得几句:“……新年联欢我也来搀和,想要跳跳舞,腿脚不灵活。想要唱唱歌,嗓子赛破锣。来段天津快板说说学校生活。……学校的操场上真是热闹, 有的在跑,有的在跳,有的趴在地上睡起大觉,奥,做俯卧撑的。……”他念一句我们跟一句,有时候纠正我们几个的天津话发音,没一会,我就会说了。

邻居女孩告诉我,侯耀文比她们大一岁,蹲了一班,要不该上初三了。因为她们班一个女孩喜欢侯跃文,可又不敢单独找他,就拉到同学家以学天津快板为名见面。看来侯耀文确实有魅力,15岁就成了女孩的暗恋对象。在班里的除夕晚会上,我表演了这段天津快板不仅在班里得到了掌声,还去别的班晚会上表演。

第二次是2005年10 月,我在北京刚做完椎管狭窄手术。在北京晚报上看见条消息,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节目要采访侯跃文,希望有兴趣的观众报名参加。我打电话询问如何报名,并介绍了40多年前我和侯跃文学天津快板的经历,工作人员一听马上就说,你先来《艺术人生》办公室来,我们先找几个人座谈一下。我手术后拆线刚10天,脊椎骨上钉着六根一寸来长的大钉子,站起来都要戴上前后护腰夹板,坐不下来。我半躺在出租车后面到了《艺术人生》办公室,会议室坐了十来个人,有他的同事,中学同学,当年在军队农场劳动的士兵,为他写过相声剧本的作者。除了我,几乎都是和侯耀文一起工作过的人。我把学天津快板这段历史又重复一遍,编辑似乎很感兴趣,问我能不能在拍摄现场讲这段经历,我说,好啊。

那天我赶到中央电视台西门,由大轿车把我们拉到位于南五环以外的《艺术人生》摄影棚。车上有不少学中文的外国学生,听口音八成是韩国的。到了那个影视中心才发现,摄制现场竟然这么简陋肮脏,除了主宾台像点样,观众席就是几排歪七扭八的长凳,前厅的几个简易餐桌上,地下到处扔着吃剩的盒饭,一进大门就闻到一股厕所臭味,大名鼎鼎的朱军就这种环境里谈艺术?这艺术的味就不对。

节目开始之前,工作人员让大家谈谈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并特意请我谈谈和侯耀文学天津快板的事。说完之后,他问我能不能来一段,我问:在座的有天津人吗?没有?那我可就说了,心想说不像也没人明白,好蒙人啊。(其实真有俩天津人,没吭气,都是侯耀文的徒弟,一个是高英培的儿子,一个是郭振清的孙子,我要知道了真恨不得钻地缝了)不过大家还挺照顾我面子,听完了还鼓掌。为了奖励我,还送了我两张50元的中央台网络邮购金卡。

侯耀文毕竟是说相声的,聊天演讲也透着幽默。朱军问他,他有没有沾父亲的光,他说有啊,60年困难时期,到外面玩,人家一问,你是候宝林的儿子啊,给你包饼干吃。他说,父亲坚决不许他接自己的班说相声,要他考大学,他哥哥侯耀华就上的理工科大学,他进铁路文工团完全是因为偶然,是陪一个同学去考,他说了一段天津快板,又一起表演了一段相声,结果他被录取了。他爸爸还不许他去,铁道部通过好多人说情候宝林才答应的。

现在很多媒体介绍侯耀文时都说他子承父业,“自幼受父亲侯宝林大师的熏陶,深得相声艺术的真谛。1960年登台,至今已有四十多年的艺龄”。但据侯耀文介绍,他12岁说相声不假,但那是背着侯宝林的。是中央广播说唱团的一个理发师,想学说相声,团里不批准,他就拉着侯耀文到西城区一个业余演出晚会上说。侯宝林不同意儿子说相声,也就从来不教他。只有一次,侯宝林在广播里听到一段相声,以为是侯耀文说的(相声名字我忘了),就把他叫来,板着脸问他,这是你说的吗,怎么能说成这样。侯耀文忙解释说不是自己说的。侯宝林说,不管谁说的,都不许说成这样。说完,就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地亲自传授这个段子。侯耀文说,这是他父亲唯一的一次教他说相声。

和别的《艺术人生》嘉宾不同,侯耀文很少谈自己的艺术成就,而是谈怎么从父亲的为人学做人。侯宝林是国家一级演员,月工资300元,在那个一毛钱买斤白面,三分钱吃顿早点的时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每月开工资的时候,就有一帮当年在天桥一块撂地摊的老头老太太到他家,侯宝林每人给10块钱,但他自己和孩子却过着简朴的生活。侯宝林弥留之际想吃冰淇淋,侯耀文开车到刚开张的哈根达斯买来最好的冰淇淋,侯宝林拿起冰淇淋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多少钱?老人到临终依然保持着简朴的本色。

受父亲影响,侯耀文对劳动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从不在普通观众面前摆谱。在部队农场劳动三年,无论插秧,用手施肥撒大粪,他都踏踏实实地干,不是为了给人看,而是按照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人生观,价值观做人。作为铁路文工团的演员,他经常要到铁路工地慰问演出,不管多忙,多累,多苦,他始终把为筑路,养路工人服务当成正事,大事。他担任铁路文工团领导职务,完全是凭自己的能力,工作,责任心,和群众基础,侯耀文说,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进过一次铁道部大门。

侯耀文说,父亲教导他,要靠自己的本事做个好演员,不要靠宣传吹捧做名演员,因为前者难,后者易。侯耀文成为第二代相声大师,一不靠父亲的名声,二不靠自己抄作,而是通过创作出好作品,出色的表演,自己的人格魅力,赢得了观众的认可。现在,文艺界的名人哪个人没有一大堆的负面传闻?哪个不在自我抄作?但侯耀文基本没有负面评论,因为他的行为实在没什么可以炒作的。

朱军大概知道侯耀文多才多艺,想给他一个展示的机会,台上摆了扬琴,笛子,二胡等乐器。侯耀文拿起笛子一试,说,这不行,笛膜不能用。敲了两下扬琴说,弦没调对,弹不了。嗨,这二胡连松香都没有,最后没一样乐器能用。朱军很尴尬地说,那你给大家唱支歌吧。我一听就急了,朱军竟如此傻帽,连侯耀文的京戏功底都不知道。我顾不得许多,冲着侯耀文大吼:唱《徐策跑城》,“湛湛青天不可欺”。他接过话筒,运了运气,模仿麒派老声苍劲嘶哑的嗓音唱了起来:“湛湛的青天不可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节目摄制完了,朱军对侯耀文说,你看我给你请来了谁?这时,观众里站起一个老太太,侯耀文仔细一看,动情地喊了一声:X老师!就和老师拥抱起来。他回身向观众介绍说,这是我们班主任,年轻时一身布拉吉,漂亮着呢。旁边他的一个中学同学叫了一声:“耀文,我是XXX”,侯耀文忙过来握手,感慨地说:“我们都老了”。看着这些师生同学几十年后的重逢,我不忍打搅,悄悄地走了。

我一直认为,侯先生撑起了中国相声的希望,侯先生走了,中国虽然还会有相声,却不再有相声艺术了。侯先生,你真不该丢下我们这些相声迷,这么走,你能安心吗。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