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两个网友的故事  

2009-03-26 09:02:30|  分类: 情与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的题目,几年前就存在计算机的文档里。然而直到今天打开,还只有标题,正文没有一个字。我一直下不了笔,不是因为没有灵感激情,没有故事素材。也不是无暇顾及,或兴趣转移。而是一打开这个标题,心里就沉甸甸的,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反复了几次,竟失去了写下去的勇气。今天浏览自己的作品时看见这个标题,竟然有几分陌生,打开一看,才想起自己曾经写下这个标题。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我想还是赶紧写出来的好,不然,总有一天会忘掉的。

 

我上网聊天是从1999年离婚后开始的,刚开始对中国的网络还不熟悉,也许中国还没有聊天室,就在美国的网里聊天,我写的那篇《美国网友》,就是那时候的故事。直到2000年底,我才去网易163聊天室和中国人聊天。从那以后的五。六年里,见过的网友也有十几个。我这个人重感情,见过以后就当成自己的朋友,下次回国,都要打电话问候一下。然而,我一走起码半年,留下这么长的时间和空间,总会有别的男人来填补。所以能维持联系一年以上的,也就那么一,两个。后来这一,两个也不再联系,因为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根本就没任何原因,“人世多迁变,聚散皆偶然”,如此而已。

 

我要说的这两个网友都是2003年认识的,一个只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另一个根本就没见过。与其他网友比较,和她俩的关系算是最淡的。之所以一直想写这两个人,是因为其中有太多的偶然和巧合,听似天方夜谈却又都是真实的故事。尽管两人的结局与我没任何关联,可一想起来,总觉得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第一个网友:晶

 

她的名字里有个晶字,就叫她“晶”吧。我们初次聊天是在163聊天室,她的网名是“风儿”。看见这个名字,我就想开个玩笑,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借你名字吉言,我也飘一把”。她可能是在等朋友,很客气地简单回了几句,并不怎么在意我。看她这样,我也没什么情绪再聊下去,想开个玩笑就闪了。我说,你不是香水喷多了薰迷糊了吧。没想到看见这几个字,她一下激灵起来。

问我:你是谁?

我们不认识。我回答说。

“那你为什么跟我说香水?”

“没话找话贝,聊天不就是逮着什么说什么”

后来她告诉我,她收集世界名牌香水,我提到香水,她以为遇到熟人了。但就这么一句话,拉近了距离,聊天气氛也轻松自然了。她问我一种外挂CD--ROM的手提电脑在美国卖多少钱,配置如何。我问她什么是外挂。她居然说:“连外挂都不懂,真农民。”我到美国十五年,居然土到被国人看成农民,也不知道是美国土了,还是中国洋了,这留洋怎么就越留越土了。那天,我正忙着翻译一所私立大学的招生简章,第二天就要带到北京去印刷。根据工作量和我的翻译速度,我觉得抽不出空去商店要那款电脑的说明书。原估计到晚9点才能完稿,但她的要求给了我动力,下午4点就全翻译完了,赶到商店拿到了说明书。

 

我到北京后一安顿好就给她打电话,她说真巧,我刚结束一个定货会,到机场送走客户在回来的路上,我直接去你那里吧。我住在甘家口,她说,那我们在大连农家海鲜饭店见面, 我请你吃晚饭。我刚到饭店没一会儿,就看见一辆灰色的别克车停在门口,就在她走出车门的瞬间,我们都同时认出了对方,尽管我们只交换过照片。晶已经38岁了,依然苗条秀气,走路充满精神活力。眼神举止,处处显示出高级白领的风度气质。

 

这个饭店的海鲜都摆在前厅由顾客挑选,面对那一大堆叫不出名字,不知味道的海鲜,我都看傻眼了,刚下飞机就当了一回土老冒。这饭店名叫“农家海鲜”,看来我比农家还土。我对晶说,你爱吃什么就挑什么,我全都没吃过,都是美味。

      

菜上来之后,可以看出是她精心挑选搭配的。她点了一道像大蜈蚣一样的烤虾(我到深圳才知道此虾叫拉尿虾,怎么起这么恶心的名字),一只只剥去壳放在我面前,让我大受感动,从记事以来,我在饭桌上还没受到如此热情周到的照顾,后来也再没有过,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举起酒杯说,能跨越太平洋与你相识,今天又面对面坐在一起,是我们的缘分,为我们见面干杯。晶看起来兴致极好,不停地为我剥壳挑刺,把一块块海鲜放在我盘子里。几杯酒后,她星眼迷离,粉面飞红,轻声细语,侃侃而谈。她说自己生在大连,从小就随父母工作调动进了北京。经过多年奋斗,现在是一家著名上市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

 

聊起网友见面,她谈起了曾经见过的一个上海网友。那人是一家计算机公司的经理,第一次到北京见她就借她的车开,晶大概还沉浸在初次见面的激情里,就答应了。没想到这位把车一直开到东北,来回三千多公里,回来也没任何表示。后来晶到上海出差,两人逛商店时看中一套汽车内的脚垫,但她坐飞机带不了,那位上海经理满口答应下次去北京带去。然而,他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晶很伤感地对我说,见面的激情过后,心里总觉得不痛快。

 

饭后,她开车把我送回我的住处。分手时,我告诉她自己写过一篇记录自己感情经历的小说,获过网络文学奖,给她写了网址。我的本意是希望她从小说中了解我。后来才发现,这是我犯的最愚蠢低级的错误。那时候我真的不明白,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知道自己面前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故事。第二天我打电话问她看了没有,她说打不开网页。这很可能是在暗示我,她不想看我和别的女人的故事。可我楞是不明白,还是傻乎乎地把小说发给她。

 

我再打电话约她见面,她就找理由推托了,说要去苏州,南京出差。后来我去了上海,在msn遇到了她。我说那我去苏州看你,她说和同事一起出差,不方便。我在上海还有个网友芳儿,是个企业家。她生长在郊区农村,年轻时艰苦创业,历尽坎坷,终于在上海的艺术市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网上聊天时,他请我为她的画廊写一篇介绍文章登在网上。我看了她的经历,为她对艺术的执著追求感动,就写了一篇。芳儿看了后惊喜万分,说我的文章说出了她心里想说,但表达不出来的话,请我到上海一定去看看她的画廊。

 

我看过她的画廊后,她开车带我到自己儿时的农村旧居看她母亲,和江南水乡的生活环境,又去古镇朱家角老街买了好多土产品和虾蟹水产,晚上到她家与她丈夫和朋友一起聚会。她做饭的时候,我想上网。她对我说,她刚买了这台计算机,那个销售经理也是她网上认识的。但此人用自己的账户调试完msn后,没有退出,现在一开机就进入他的msn,马上就有几个女人围上来打情骂俏,很让她烦。她让我把msn换成她的账户。

 

我打开msn就看见几个在线的绿色人头,其中一个发上来一个鲜红的嘴唇,我仔细一看这个女人的地址,my God,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竟然是晶!我呆在那里都不能动了,好一会没反应。我怕记错了晶的地址,就到他的信箱里查找,看到一个相同的地址发来的邮件,标题是“love”!打开一看,是晶的照片,很性感的表情,。我想,任何人都能感觉到我此时的心情,就不必写了吧。晶没看见回答,又问:你来南京看我吗?我犹豫了一会,打出两个字:是的。她又问,开车吗?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打出个“是”字就赶快逃出了msn.。无意中,我竟撞进了晶的绝对隐私。我完全可以借机套出她和别的男人的私情,但我不想欺骗她。在美国多年,我习惯了不介入别人的隐私,甚至躲避别人的隐私。

 

芳儿看见我神色恍惚,问我改过来了吗。我的思维已经完全混乱了,反过来问她,这个经理网名和真名叫什么,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告诉我了。他的网名中有“鼠标”两字,就简称他“鼠标”吧。那时我还不懂,为什么她对那个男人那么多的抱怨,却还是甘心做他的情人。看了《色戒》后才知道,当女人把身体给了一个男人后,心也就跟着去了。那天晚饭,芳儿用水乡特产虾蟹鸡鸭做了满满一桌,都是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尝鲜的江南家常菜,可是我后来怎么也想不起是什么味道了。

 

后来我在163聊天室遇到了“鼠标”,就问他,xxx你到南京去见晶了?我想,他看见我打出他的真名时的惊讶程度,一定不亚于我看见晶发来的红嘴唇。他急于知道我是谁,我说这不重要,但我绝不会伤害你们俩。他又恢复了故态,得意地说, 我不仅去南京见她,还去北京见过她。不仅用她的身体,还用她的车。听到这些话,我愕然了,他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个把感情,身体,财产都奉献给他的女人。他兴犹未尽,继续着那些无耻谬论:“我根本不会对国妞动感情,只是利用她们一切可以利用的价值,我现在的目标是追洋妞。”我想起来了,芳儿说过他在向一个法国女人献殷勤。

 

面对这个厚颜无耻的上海男人,我无言,我为晶感到深深的遗憾,也只能如此了,我还能为她做点什么?写下这篇文章,是为了别女人知道,网络上还有这样的男人。

 

第二个网友“静”

 

第二个网友名字里有个静字,就叫她静吧。她的网名是:BJ Lady(42),.我以为是个想练英语的,就打了个招呼。我的网名就是深沉的浪漫,这个名字容易引起有思想女性的注意。她们第一句话就问,深沉和浪漫怎么能结合在一起?我回答说,以深沉的方式表达浪漫的内涵。就这一句话,就会引起对方的注意。只要一开聊,基本不会冷场,我的文笔大家在这里都看到了,而语言最能看出学识,教养,文采的层次,

 

静是北京某重点大学的试验员,我和她的聊天多是玩笑和趣闻,哪有什么好吃的什么的。有一次我说,北京鼎鼎香的涮羊肉特棒,甘家口有一个店,我去吃过,那里的芝麻火烧简直是一绝。其他店都是做好了放那里,上桌前微波炉一热,吃起来都疲了。鼎鼎香是做好生坯放着,有人点了才进烤炉,端上来酥脆鲜香,一咬直掉渣。我告诉她,有一次我去鼎鼎香,客人太多,我就一个人,就让我和另外两人拼桌。我要了三盘羊肉俩烧饼和白菜豆腐什么的。等羊肉吃的差不多了,烧饼上来了。刚出炉的芝麻烧饼那叫一个香。没几口,就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我还没尝出味儿就连渣都没了。再点吧,起码要等20分钟,而且羊肉都吃的一片狼藉了。这时,我同桌的两个人起身走了,我斜眼看了他们一下,目光突然凝滞了,他们点的四个烧饼原封不动地呆在篮子里。有人说,色胆如天,我这馋胆也不小,我贼溜溜四下扫了一眼,看没有人注意,就悄悄地把那篮子往我面前一拉,把我的空篮子往外一推,神不知,鬼不觉,调包了。这会儿,我该细细地品芝麻烧饼了。等我把羊肉白菜扫的盘空碗净,四个烧饼也下了肚。这才酒足饭饱,拍拍肚子,万物皆备于我矣。

 

静听了我的故事,简直要笑翻了,不光和同事讲,和朋友讲,还到网上查鼎鼎香的位置,准备亲自去尝尝那里的芝麻烧饼。她特别欣赏我的坦率,敢对别人说这种经历。她说,中年男人聊天,多数爱吹自己的财产,权利,能力,成就等等,然后就露出色相来了。像我这样炫耀偷烧饼的还没见过。要说我聊天漫无目的那不是真话,没有收获我干吗整天泡在网上。但我从不靠炫耀自己去蒙骗女性,我只不过是在聊天时,展示出一个真实自然的我,吸引那些欣赏我为人风格的人,静就是其中的一个。

 

她对我十分信任,几乎到了无话不和我说的地步。有点事就找我商量,和丈夫闹了别扭也找我发牢骚。多数情况下,我倒是觉得是她在无理取闹,而不是她丈夫的过错。她脾气不小,又任性,有时候为点破事和丈夫吵架,丈夫不理她,她到更气了。开始我还站住自己的立场上给他讲男人的想法,但听多了她那种不讲理的思维方式,我也懒得浪费时间了。从她的言语中,我找不到心灵交流的感觉,也就停留在网上遇到聊几句的关系。

 

有一次她告诉我,她聊上一个加拿大老头。我立刻警觉起来,告诉她不要轻信。这帮找中国女人聊天的鬼佬都不是什么好鸟,就是为了猎艳。她很得意地告诉我,那个老头看了她的照片说她脚背弓起,很性感。我告诉她,说你性感,就是他看见你有了性欲的感觉,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而且不看脸看脚,说明他有迷恋中国女人小脚的性变态心理,你要小心了。

 

静很不满意我对这个鬼佬的评论,说,人家很有爱心,在中国做义工,给贫困儿童捐赠。我说,第一,未必是真话, 第二,就是做了,也未必就是高尚的人,美国这种事太平常了。看她听不进去,还觉得我在吃醋,我也就懒的再说什么。原来她起那个BJ Lady(42)的网名,就是为了泡老外。

 

有一次,她在聊天室见到我,问我北京哪里有好吃好玩的地方,我一听就明白,就问她,你那个鬼佬要到北京了?她很得意地承认了。我知道,女人有了情就成了弱智,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有痛骂刺激才能帮她正常思考。我说,你这个在北京的北京人不知道北京有什么好吃好玩的,要来问我这个在外国的外国人?不就是想臭显你搭上个鬼佬情人吗,恶心。她也不客气地回敬我说,我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我找外国情人干你什么事,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说你这么毫无廉耻之心,让我恶心。争论了一会,谁也说服不了谁。从那以后,我就再没和她联系了。

 

从05年6月,我从深圳回到北京住了一年,那时候上网聊天特起劲,因为不再是隔着太平洋说空话。有一次聊到一个和静一个大学的老师,说起她所在学校的女老师跟鬼佬生了个黑白混血儿被开除了。她还说,学校还有一个试验员,跟一个网上认识的外国老头跑了,也不向学校请假,也不跟单位招呼。因为几个月没她的消息,单位就把她除名了。没过多久,那个鬼佬把她甩了,她回到学校,可已经不是在编人员了。她天天在人事处门口哭。可是,一个大学里地位最低的试验员,谁会把她当会事。

 

我忙问她,这个试验员叫什么名字, 她说明天回去问问。第二天,她发手机短信给我,果然是静。我真没想到她会如此执著地选择那个外国老头,丢下家庭和孩子去私奔。如果我耐心一点,好好劝劝她,也许不至于落这么个结果,家和工作全没了。她走到这步,没我任何责任,可我总觉得,我是唯一可以阻止这件事发生的人,可我没尽力。

 

写出这两个网友的故事,除了为她们感慨外,还有一句话。网络不是虚拟的,计算机屏幕后面,是千千万万真实的人,你在网上的故事,说不定哪天就绕到你身边人的耳朵里。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