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也谈孝道(二)  

2009-03-27 03:55:01|  分类: 闲评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文章努力标榜自己是个孝子,并非为了自吹,而是要说明自己有了谈论中国“孝”文化的资格。在为父母尽孝送终的过程中,我看了不少“孝”表演,正好有资格评论一番。总的来分类,有嘴上说,笔下写出来的“孝文”,有身体力行做出来的“孝行”。有的孝是为父母生前颐享天年的;有的孝是在父母死后做给人看的。有的孝是以物质表现的,有的孝要用心去体会的。说实话,我还真不够个孝子,父母去世前,我都出国快二十年了,这些年里,一年至少有十一个月以上不在父母身边,父母的饮食起居,养老看病我都照顾不上。而操心这些琐碎的家务,正是子女对父母最好的安慰,但我却没有做到。仅仅因为父母去世前我都在床前伺候,死后更换寿衣就成为孝子,说明这孝的标准有多虚伪。

报纸和网上都有很多谈孝的文章,其中大部分是父母去世后,谈自己因“父别居”而未能床前尽孝的悔恨和遗憾。虽然文字真情感人,哀思也是真的,但父母在时没尽到责任,父母走后,再感人的文字也无法弥补这一缺憾,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现实。俗话说,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读者看后的感觉,和作者希望的结果,经常会南辕北辙。

中国传统文化有“五服”一说,同姓家族必须出了“五服”才可以通婚。过去一直不明白这“五服”是什么,总以为是几代以后的旁系亲戚。去了两次火葬场才明白,“五服”是指五种亲戚所穿的丧服,也就是说,在葬礼上,从丧服上就可以看出与死者的关系。出了“五服”就意味着不必为死者服丧的远亲。

母亲的遗体告别后,我们兄妹三人随灵车到火葬场,母亲遗体被工作人员推进一道门时,我们只是捧着遗像跪送母亲。然而,有的死者子女竟然哭嚎着扑向灵床,死死抓着不松手,不让推进火化炉。亲戚拉开后再扑上去,据说倘若不连扑三次,就不算孝顺。我却一次也没扑,只是默默地跪下,直到那扇铁门在母亲身后关上。下一步,就是到休息室等骨灰。这时候,我才开始注意那些拿着哭丧棒的孝子孝妇们。

他们哭哑了嗓子,眼里却没有泪水,因悲伤过度而无力行走,都是两个人架一个拖进来的。大孝子手拿招魂幡,其实就是一根白纸裹了的树枝,一身白衣白裤,套在笔挺的西服外面,皮鞋上也盖块白布,但还能看出是名牌,头戴白色孝帽,扎一根白布条。哭丧的哭和伤心的哭不一样,有板有眼,有节奏,有哭词(边哭边说的话),就是没眼泪。对他们来说,孝就是一种程式,人死了,子女亲属穿什么,做什么,说什么,照程式表演一番,就是孝了。古时候有个笑话,说有个人死了,家人请人致悼词,此人照着范文抄了一篇就念,家人一听,觉得悼词中对死者的称呼不对,急忙制止,说他写错了。此人理直气壮地说,我这是抄的范文,不会有错,是你家死错人了。

火葬场还可以租军乐队奏哀乐,请和尚,道士做法事,道场,招魂诵经,据说还可以雇人哭灵,但我没看见。只要肯出钱,孝子们可以用多种方式表现自己的孝心。我有一个朋友,到回老家出席过亲戚的葬礼。她说,农村和小地方人死后都有极严格的程序,孝服也很讲究,绝不能有丝毫差错,不然就可能背上“不孝”的恶名。而火葬前三次扑上遗体的表现是孝子,孝女必不可少的。让她不解的是,葬礼后的宴席上,孝子,孝女居然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悲伤,有说有笑,敬酒碰杯,好不热闹。陶渊明曾经为自己写过挽歌,想象自己死后的情景,其中的两句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放到今天,恐怕要改成“亲戚皆欢乐,子女忙吃喝”。

为了表现孝,有的领导干部甚至敢做违法的事。为父母修豪华墓地,出殡,烧纸房子,汽车,甚至纸“小姐”,已经屡见报端。那些做了高官的农民子女,虽然身居高位,依然是满脑子的小农意识,常常借父母丧葬的机会回村里光宗耀祖,而且带头土葬。料理完父亲后事,我和哥哥去回拜局领导,表示感谢,那个局党委书记就很得意地大谈自己回村给父母土葬的经历,言外之意是,按父母遗言土葬才算尽孝,火葬就是不孝,完全不顾国家的法规,不考虑领导的表率作用。其实,他们这样做与孝无关,只是给别人看的,为自己赢个好名声。据说有的地方把孝列入考核提拔官员的标准,当孝成为仕途的“敲门砖”后,只怕这种“孝行”会越演越烈了。

孝的目的本来是为了老人能按自己的意愿颐享天年,但有的子女为了自己背个孝名,而不顾老人的决定。我看过一个电视剧,子女在讨论要不要送老人去敬老院的时候,并不征求老人的意见,而是说什么把老人送进敬老院,别人会“戳自己的脊梁骨”。对他们来说,“孝”只是自己名声的筹码,而不是让老人过好日子。

我祖父虽然是个儒家学者,但思想却很开通,除了每年除夕和清明给祖宗牌位磕头外,从不用封建礼教束缚我们。祖父家文革被抄,祖传字画善本被焚,人被轰出祖宅。当时我也被打成反革命,军宣队勒令我不得出校门,我也怕给自己惹麻烦,就一直没有去看祖父。1970年春节我工作后第一次回北京,我决定去看望祖父,弥补自己四年没看望老太爷的遗憾。我给了他20块钱,(那时我月工资46元)又买了一只鸡给他炖汤,祖父很激动,说:我孙子刚挣钱就知道孝顺爷爷了。没想到,这竟是我与祖父最后一次见面,当年5月祖父就去世了。后来,我叔叔偷偷地把祖父的骨灰盒埋在祖母的坟下。

文革破四旧的时候,万安公墓所有墓碑都被红卫兵推倒,后来当地村民就把刻有碑文的汉白玉石板偷回家做台灯底座。我祖母的碑是朝前拉倒的,汉白玉板压在石碑下得以保全。1980年,我去万安公墓询问祖父母归葬立碑事宜。那时候万安公墓是远郊区,交通极不方便,坐333路车下车后要走半个多小时才到。1936年祖母去世时,祖父以六十个大洋一个棺位的价格买了十二个棺位,连自己和五个儿女的都买好了。过去公墓没人管,也不收钱。一改革开放,就有人想赚死人的钱了。北京市民政局官员说,土地是国家的,你家在旧社会买的坟地,人民政府不承认,要想保留祖坟就必须交土地使用租金,不然就刨坟弃尸,收回土地重新出租(不是我耸人听闻,北京政府官员的话就这么狠)。为了先人在地下不被骚扰,我父亲是长子,带头出钱交了土地租金和修坟立碑费。

我觉得孝应该是一种亲情的体现,是子女对父母“三年怀抱,十年养育”的回报,属于感情,道德范畴的而不是一种“欠债还钱”的责任,更不应该用法律维持这种责任。像我父亲为祖父出钱修坟,完全是自愿,并没有法律约束,这就是孝。祖父活着时,自己有文史馆工资和国家收购房产每月发放的定息,已经属于高收入了,但父亲依然每月给祖父30元生活费,以表自己的孝心。(那时我在大学,父亲一月只给20元生活费)我为祖父修坟,花一天时间跑到远郊区,在农村土路上来回走一个多小时,为的是修好了祖坟,有个思念,祭奠先人的处所。我没有任何责任这样做,不去做也没任何后果,但从感情上,我愿意去做这件事。

民初,北洋时期,祖父从没落的八旗子弟手中收进不少房产,解放后成分定为房产资本家。父亲是长子,有的房产放在父亲的名下。父亲对祖父的孝顺,并非为了继承财产,他常说一句话:“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1956年公私合营时,在父亲的鼓励下,祖父把除自己居住的院子外的房产全部让国家作价收购,平均每平米一块五,还不一次付清,一月发30块,叫定息,到文革开始还没发完。我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祖父住的院子原来曾是父亲的房产,在父亲的要求下,1952年北京市政府发文改到祖父名下了。八十年代中期落实政策时,祖父的房产退还了,那时房地产已经开始值钱了,但父亲重申不继承,并办理了公证,让他的弟弟妹妹平分遗产,自己一分钱不要。

父亲对祖父生前死后所做的一切,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中国孝文化的精华。这和祖父言行对父亲的影响是分不开的。祖父给父亲的信中有这样的话:“我祖父,母及父母远葬四川,无法祭扫,仅于清明日在京寓设祭而已。又念汝母在万安公墓,我念旧情,能不一祭。”他们对先人的孝顺,完全是建立在道德和亲情的基础上,并无丝毫的物质利益在里面。这是中国儒家思想的精华所在,是学者修养世世代代言传身教的结果,并不是有了钱,做了官的暴发户就能学得会的,看看新闻里那些闹得天翻地覆的富翁遗产案就知道了。

我之所以在父母最需要的时候放弃一切守在他们身边,和父母一起走完了他们生命的最后四十天,就是因为祖父,父亲的孝行为我做出了表率。父母去世后,简单体面地为他们安排好后事,尽到了子女的责任就是孝,没必要走那种落后愚昧的出殡形式。我父母起灵的时候都没有摔瓦盆,也没遵守三天出殡的规矩,我们只带了黑袖套,没有披麻带孝,也没有买一大堆纸花圈,纸人纸马去烧,父亲遗体告别时只摆放了一篮鲜花。

常常看到报道说,农村老人子女成群却无人赡养,同时又看见官吏富豪在农村老家大办愚昧落后的丧葬仪式。这只不过是孝道的糟粕部分在没文化落后地区的表现,并不代表中国的孝文化。有些不孝行为其实就是父母身教言带的结果,父母自私小气贪婪,等孩子长大了对自己父母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久前看见一个儿子打死父亲的新闻,原来儿子小时候就天天生活在家庭暴力中。家庭关系到了这份上,再提什么孝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作为老人,不要以为有了中国的孝文化,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享受子女的照顾,子女小的时候,父母要给他们做出榜样,等他们长大了,才会报答“三年怀抱,十年养育”之恩,“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道理连老农民都懂。人老了,需要的是亲情,到了父子反目成仇,对簿公堂的地步,就是得到再多的钱,老人能快乐吗?除非是格朗台。

 (父母已经安葬在北京丰台太子峪公墓)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