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过天安门广场 (《情深梦美》第四章节选)  

2009-04-22 00:27:20|  分类: 情与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那辆天兰色的雪佛莱汇入了十里长街的滚滚车流。车过建国门,长安街果真是‘旧貌换新颜’了,除了古观像台外,街道两旁的老式民居全部被一座座披挂着节日彩灯的政府机关大楼所取代。那个给他留下多少童年回忆的东单菜市场,也被一个横跨东单到王府井南口的庞然大物给挤没了。北京变的更加雄伟壮观,但少了老北京那种朴素,宁静的韵味,何亦鸣依然怀念小胡同,四合院那一份温馨亲切的感觉,自己在北京秋夜里的那个四合院赏月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文革前,每年中秋节晚上他都从大学赶到祖父家团聚,一起坐在四合院里吃月饼赏月。等祖父一家都睡了,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仰望玉兔婵娟,心中默念历代文人墨客的咏月名篇。北京的秋夜,天清如洗,月明似水,银光洒地。两株海棠树沉甸甸地投下斑驳的阴影,几盆傲霜绽开的秋菊,飘来阵阵幽香。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曲清婉悠扬的二胡独奏《良宵》。他任凭自己的思绪遨游天地人间,纵横古今中外,那是情与景,文化与自然的完美交融。来美国后,他也曾多次在秋高月圆之夜到野外拥抱大自然。尽管明月如盘,清光依旧,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年四合院里赏月的感觉。唯有两句名诗,如千古绝响,长留心间耳畔:‘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由于来观赏节日夜景的车格外地多,车到金水桥前就慢了下来。他扭过头向天安门看去。金水桥畔,华灯玉柱,火树银花,红墙黄瓦的天安门城楼上宫灯高挂,金碧辉煌。何亦鸣心中一热,久违了,节日的灯火,久违了,十里长街之夜。三十五年前,他曾站在最东边的金水桥前,华表下面,看国庆烟火把北京秋天如洗的夜空装扮的五色缤纷。从此以后,城楼上的灯光,纪念碑后腾空而起的烟火,交织成一幅最美的图画,深深地藏在心底。

 

这几十年来,无论是发配东北劳改,在阴冷的山沟里开凿山洞,还是漫步在华盛顿白宫前的草坪,他都会想起那年国庆之夜,他站在天安门广场的情景。到美国后,他曾从飞机上俯视洛杉矶无边的灯海,遥望纽约时代广场的巨幅霓虹广告,感叹于不夜赌城维加斯的光辉灿烂。可在他心中,没有哪一处比天安门广场的国庆之夜更亲切,更壮观辉煌。

 

东西华表,历尽岁月沧桑,依旧傲然屹立在金水桥畔。他依然清楚地记得,1964 年国庆十五周年,他做为首都民兵师的一员,在这里接受过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方阵一过东华表,就走起正步。他肩抗82迫击炮,踏着分列式的节奏,迈着刚劲有力的步伐,以每步75厘米,每分钟116步的速度通过金水桥前。那时,他激动,兴奋,热血沸腾,泪眼模糊,紧紧地盯着排头兵。广场上几十万人如同山呼海啸般的万岁欢呼声突然听不见了,他的耳畔只有军乐队的金鼓奏出的步伐节奏。他不能向天安门城楼张望,他的职责是保持方阵的整齐划一,走出首都民兵师的威风,向全世界显示中国人民的力量。他为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而无比骄傲。1984年,他从北京饭店的窗户里观看了三十五周年国庆游行,当年冲锋枪,迫击炮的民兵方阵,发展成了现代化的洲际导弹车队,他为祖国的成就自豪,因为那里有他的一份贡献。

 

几十年来,他与自己的同胞一起度过了那些清贫艰苦的日子,经历了文革风风雨雨的磨难。如今,历尽劫难的中国终于开始‘走向繁荣富强’了,他却成了一名浪迹天涯的海外游子,北京今日的壮观,没有他一滴汗水,中国的发展和繁荣,没有他的任何贡献。天安门城楼依旧巍峨雄伟,十里长街更加灿烂辉煌,然而,他已不再属于这片他日夜眷恋的土地,他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一片漂泊不定的浮云。有人戏称他们这些身为中国人,却为洋鬼子做事的海外华人是‘伪军’。

 

提起‘伪军’,就让人想起《地道战》,《地雷战》里的‘黑狗子’,他怎么成了‘伪军’?他依然清晰地记得三十五年前自己在天安门前受阅的情景。沉重的迫击炮盘压在红肿的肩膀上根本就不觉疼,双脚随着正步的节奏机械地砸在广场的花岗岩石板上,已经麻木的没有了感觉。半夜出发前吃过两个夹咸菜的馒头早就消化了,他已饥肠漉漉。但他依然和整个方阵一起拼尽全力用嘶哑的声音高喊著‘保卫祖国,建设祖国’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那吼声如滚滚惊雷,震天憾地,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大无畏的气概。然而,因为出身于前清遗老的家庭,文化革命‘破四旧’开始后,他被打成‘狗崽子’,被老红卫兵用军官武装皮带和练刺杀的木枪打得半死。军宣队进校后,又以‘现行反革命言论’把他关入‘牛棚’,与一群‘牛鬼蛇神’拉着大粪车满校园里掏粪,为系里的学生食堂种菜,养猪。就是在那经历磨难,受尽委屈的日子里,他对自己的民族,对这片生养他的土地的忠贞也从未动摇过。

 

他一直没有申请加入美国籍,到不是因为什么高尚的爱国情操。他只是难舍父母之邦的亲情故土,国籍成了他与这片土地和文化的唯一联系,那是他的根,失去了,他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没有了生命。小时候,父亲做过京剧票友,他也成了京剧迷。来美国他带了不少京剧磁带,有闲情时,就放一段,自己跟着哼几句。这几年他听的最多的是‘坐宫’和‘打登州’。听杨四郎唱到:‘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群受了孤单,我好比南来雁失群离散’,想到如今自己也尝到了流落番邦的滋味,不由心中感慨万千。秦琼发配登州前那一段声情并茂的高梆子让他更深刻地感受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凄凉心境,常常听的着听着就不由得涕泗横流。‘实难舍,亲朋四邻与我的好朋友。舍不得老娘白了头,娘生儿,情义厚,儿行千里母担忧,儿想娘亲难扣首,娘想儿来泪双流’。如果不是身处其境,几句戏文是不可能在他的感情上引起如此共鸣的。

 

文革前,他曾在山东参加过农村‘四清运动’,后来才知道,那是暗地里对他监督改造。1966年春节,同学聚在一起开联欢会,他想朗诵一首怀念北京的诗。然而,因为他的出身和政治表现不好,被剥夺了演出的权力。从此以后,他只能把这首诗深藏在心中。在异国他乡的日日夜夜里,每当他想起过去的岁月,就会无声地朗诵起那几句诗。

 

二十世纪最后一个秋天,何亦鸣独自一人开车到位于美国和加拿大边界的世界第一大淡水湖,苏必利尔湖边的悬崖峭壁上。远远望去,烟波浩渺,水天相连,脚下波涛拍岸,如滚滚沉雷,惊起一片海鸥。他环顾左右,唯见天高野阔,一眼望不到人迹,只听到金风阵阵,掀动着五彩缤纷的秋叶。突然,他想起了香山红叶,想起了那首诗。那压抑了三十多年的激情如同埋藏在地心的岩浆,终于像火山爆发一般奔腾而出,对着长天大湖,对着满山秋叶,他泪流满面,大声朗诵着心底深藏的那首诗:

 

我是如此殷切地思念着北京,

像白云眷恋着山岫,清泉向往着海洋,

游子梦中依偎在慈母的膝下,

我,日日夜夜思念着北京啊。

 今天,他终于回到了这片心中眷恋着的土地。他抬头仰望巍峨城楼上的大红宫灯,那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海外中华儿女的自豪。突然,那宫灯变得晶滢闪烁,射出万道红光,像转动的万花筒里的五色玻璃一样,向四面飞散。原来是一大滴眼泪夺眶而出,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