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读祖父遗诗有感(一)  

2009-04-22 00:37:48|  分类: 祖父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12月,我回到父母原来的寓所按父亲的遗嘱处理遗产,我得以详细观赏父亲的藏书字画。我把父亲所作130多幅书画作品分类列表,拍照存档。然后整理书信,藏书,把父亲的端砚,湖笔,宣纸,画谱字帖,京剧光盘收罗一空,带回了美国。此外还有两本祖父的作品《养性轩诗文合刊》《养性轩近稿》。晚上闲来无事,不是对着董其昌,赵子昂的字帖练书法,看看《遇后龙袍》,《四郎探母》,《锁麟囊》,就是阅读祖父的诗词作品,到也怡然自得,不觉老之将至矣。

 

祖父诗词功底还可以,但用老词写当代如旧瓶装新酒,加上思维落后于时代,看起来总觉得别扭。但有一首写于八十多年前的古诗《宦海叹》,读起来却颇有新意。我恭录在此,各位看了一定会有同感。

 

宦海深如无底洞,能容十万八千众。魑魅魍魉临其间,难辩龟蛇与龙凤。

济济多士胡为来,折腰各为五斗俸。此方唱罢彼登场,新旧往还苦迎送。

有害则避利则趋,金钱竟超道义重。一陟一黜分炎凉,薄情甚纸殊堪动。

大吏恃宠威而尊,擅将名器推私恩。美舍良田尽所欲,民生国计焉由论。

小吏乞怜卑且鄙,弗辞劳瘁趋权门。谄笑胁肩秉惯性,遑言气节将无存。

得意油然改故态。驷马高车逞豪快。富易其交贵易妻,金屋谋成贮少艾。

失意索然频穷途,衣不蔽体色若菜。堂高廉远奈之何,听鼓朝朝老迈惜。

循吏寥落如晨星,谁甘众浊我独清。是非淆乱靡克定,黄钟毁弃瓦釜鸣。

贪吏蝇营转获计,万能犹幸邀虚声。民脂吸竭私囊饱,岂因笑骂摧前程。

吁嗟宦海鱼龙舞,一照温犀悉明举。偶然失足望无边,劝君及时慎出处。

世间匪乏过来人,未必所言尽呓语。誓穷海内寻冤禽,恨海速填展净土。

 

祖父生前,我对他敬畏有加,只觉得他是个严厉的老头,不言苟笑。他书桌上满是笔墨纸砚,常伏案书写,只有在饭桌前,才和我说几句话,常见和他年龄像近的老头来拜访,一律长袍马褂,见面大做其揖。祖父一岁半丧母,祖母养育他12年后也去世了,由继母抚养长大。祖父15岁时,其生父卒于户部副郎任上,因庚子兵乱,奔丧受阻。祖父在其“八十述怀”中自述:“光绪乙酉冬,我生长江县。(作者注:蜀北蓬溪县乃唐代长江县)随宦侍重闱,读书贾祠畔。”----“去蜀留燕京,法曹司档案”(作者注:光绪末年,余任法部主事,兼京师大学堂学监等职)。离开成都六十多年,祖父一直念念不忘蜀中故里,多次问我能否陪他回川。我因学业离不开,寒暑假老人因体质衰弱,不便出行,终于没满足祖父的要求。1965年10 月,祖父以81岁高龄专程入蜀祭扫祖坟。“年逾八秩浑忘老,直往祖茔亲祭扫,柏林残败碑无存,徒见墓门拥宿草。”

他为官大约在清末民初,北洋时期。彼时的官场,竟然与今日官场完全相似。另我为之感叹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