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我在景山唱歌  

2009-04-22 07:55:06|  分类: 我心中的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北京后,在计算机上打字的时间多了,累了就上网聊天。一个网友说,你整天坐在计算机前对身体不好,应该出去活动活动。我说,上哪儿去啊。她说,你去景山唱歌去吧,那里都是你这样的中老年人,唱的也都是你熟悉的老歌。听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动心了。因为,我曾经唱过歌的。

 

  从小学到大学,我都是学校合唱团的。我音色不错,发音也准,唱的有感情,但就是高音上不去,一到高音区,就只张嘴不发声,整个一个混在合唱团里的南郭先生。1964年开学后,就听说大型革命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要在我们大学大学里招十个合唱演员,而负责招人的男高音就是我的同班同学。他知道我的老底,不肯要我。我磨了几天他终于答应了。然而,校长为了保证国庆游行的民兵方队,不准一个学生参加《东方红》演出,成为我终生的憾事。1964年10月14号,毛主席,周总理接见了全体演员,并布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当我在电视看到那激情沸腾的场面时,伤心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然而,好景不常,文革初期,我因出身不好(历史),反动言论(现行),1966年7月就被工作组打入‘另册’。1968年军宣队进校,立刻就把我关进牛棚。他们的理论是:‘反革命也要唱革命歌曲,你配么。’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唱歌的权利了。其实,我家祖祖辈辈都是爱国知识份子,祖父京师大学堂毕业后留校,蔡元培当校长时,每年校庆见了我家老太爷都要恭称一声‘前辈’。父亲是抗战初期大学毕业的机械工程师,我从小受的都是忠诚爱国,民族气节的教育,对毛主席无限崇拜,敬仰,为成长在毛泽东时代而自豪。我只是看不惯那些仗着自己‘三辈贫农,根正苗红’,善于钻营又盛气凌人的‘红五类’,而他们大都是学生会,青年团干部,我不愿意与这些卑鄙自私的小人为伍,从不向他们的‘组织’靠拢,从此种下祸根,文革给了他们名正言顺整我的机会。

 

  我的唱歌权利被剥夺了,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唱自己最喜爱的歌曲,《东方红》里的一首歌:‘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黑夜里想你有方向,迷路时想你心里明。’十年文革结束后,我已经完全失去唱歌的自信,有时候听到熟悉的歌忍不住跟着唱几句才发现,我已经五音不全了。后来,中国兴起了卡拉OK,人人都有了一展歌喉的机会。可我已经远在美国,那里根本就没这玩意儿。回国期间,偶然有朋友带我去歌厅,看看那歌曲单,都是我听都没听过的流行歌曲,就是想唱也不会。没想到我从文革开始与唱歌无缘,一晃就是40年。 

  虽然我对唱歌没信心,景山还是想去的,那里的少年宫,万春亭都有很多儿时的回忆,也是曾和初恋女友散过步的地方。景山前街曾经被誉为北京最漂亮的街道,路北是青山绿树红墙,路南是碧水环绕的巍峨皇城,也是如今北京唯一景观没有改变的街道。我想,就算不能唱歌,去景山怀怀旧,回来走走北海和中南海之间的金煞玉栋桥,也是在美国梦都梦不到的享受。再从北京图书馆的大门往里瞄瞄,当年出国的时候,只有在这里才能查到美国大学的资料。北图西面,曾经有过一个朱门黄瓦,殿堂壮观的大院,那就是文津街3号,当年的中国科学院院部所在地,郭沫若的办公室就在那里,文革被8341部队拆了盖了三层楼的战士营房。

 

  到了景山西门,就看见游人进进出出,川流不息,也没看见买票收票的。我以为北京也和上海一样,公园免费开放了。走近才发现人家都是月票,年票,我还得掏两块钱买票。进去以后,就感觉到气氛了,一阵阵的歌声从山坡上,凉亭里,牌楼下传来。有数百人气势磅礴的大合唱,也有十几个,几十个人聚在一起,忘情地唱着抒情歌曲。少年宫门口是跳集体舞,交际舞的人群。也有带着手风琴,萨克司一个人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即兴演奏。只要乐曲声一响,就会聚来一群人放声歌唱,音乐一停,大家又各走各的路。 

 

  我知道自己五音不全,就专往人多的地方凑,看见公园西北角有一大群人,还有指挥,铜管乐队,我就站在人群后面,人多好蒙事,万一露了怯,好马上开溜。乐声一响,我的心头不由得一震,好熟悉的曲子,是我在合唱团唱的最多的一支歌,“我们走在大路上”,已经有近40年没听到这前奏了。当指挥的目光从乐队转向群众时,我突然找到了当年在大学合唱团排练的感觉,立刻感觉到一股气聚丹田,转而上涌,过胸腔引起共鸣,我的声音和四十年前一样浑厚而激情,我和大家的歌声汇合成一股不可阻挡的洪流。“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向前进,向前进,革命气势不可阻挡,向前进,向前进,朝着胜利的方向”。

 

  歌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流,一首歌唱完,我回头一看,后面又围上好几层人了。歌一个接一个的唱,全是我熟悉会唱的。有我刚上小学就听过的“歌唱祖国”,半个多世纪来,“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为国家“走向繁荣富强”而无私奉献;因电影“上甘岭”和郭兰英那甜美亲切,乡音十足的“一条大河波浪宽”而一举闻名的“我的祖国”;有气势磅礴的“长征组歌”;有因受林彪牵累而消失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当乐队奏起“让我们荡起双桨”,那些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好象回到了童年时代,他们的歌声是那么的欢快活泼:“做完了一天的功课,让我们尽情的欢乐”。这首歌,和水中倒影的白塔,四周环绕的红墙,永远深藏在多少代人童年时代的记忆中。

 

  唱起“游击队员歌”时,我感到特别亲切。当年在大学舞蹈队时,我参加过排演《东方红》里的游击队员舞,因动作不够舒展,被讥为“偷鸡舞”。当唱到“保卫黄河”时,我激动了,我想起了《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中,合唱团高唱“保卫黄河”的情景,那歌声如奔腾咆哮的黄河,使我只觉得血热中肠,眼睛潮湿,使出全身的劲,和大家一起唱出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和英勇无畏的气概。“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呈英豪。端起了土枪洋枪,挥动大刀长矛,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

 

  在唱“长征组歌”时,有人主动担任朗诵,男声,女声,二步合唱都分的十分清楚,看来不知唱了多少遍,都配合默契了。当唱到“雪皑皑,野茫茫,高原寒,炊断粮。。。。。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甚至唱出了感情和气氛,和对红军精神的景仰。我最喜欢那首轻快,活泼,乐观的“战士双脚走天下,声东击西出奇兵,乌江天堑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敌人弃甲丢烟枪,我军趁胜赶路程,调虎离山袭金沙,毛主席用兵真如神”。老歌并不都是慷慨激昂的,也有抒情浪漫的。“柳堡的故事”插曲流行时,我还是小孩,觉得好听却不懂。“九九那个艳阳天,十八岁的哥哥想把军来参。风车呀吹的吱呀呀地转啊,哥哥惦记着呀小英莲。”现在听起来,还真觉得那么情意绵绵的。唱起“北京的金山上”,“金瓶似的小山”立刻就让我想起了才旦卓玛那行云流水般的歌喉,和歌词中藏族人民那种朴实生动的比喻。

 

  休息时,我沿着山脚边走边看,有好多大大小小的人群聚在一起演奏唱歌,看起来都是长期合作的老搭档,有一圈老年人都吹口琴,当中有两个中年女人在跳新疆舞,看那动作,年轻时肯定都受过专业训练,跳的相当有韵味。东门内半山的一个亭子里也有一个群人在合唱,还有人在卖歌篇,也就收个工本费。因为人没那么多,这里多唱抒情民歌,“敖包相会”,“草原之夜”“唱支山歌给党听”什么的。我又凑到那里过了一把瘾。据说,每个星期天到景山来唱革命歌曲,最多时有两万人。我看了一下,其中大多数比我年轻,四,五十岁的占了绝大多数。很多是夫妻两口子,也有爷爷奶奶带着孙子辈来凑热闹,连电视台都来采访过。看来,怀旧已经在北京居民中形成了一股潮流,通过唱老歌,抒发自己对曾经有过的那个时代的怀念。

 

  等我回到那个大合唱人群时,已经接近尾声了,最后一支歌是再熟悉不过,却又30多年没唱过,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歌曲:《东方红》。我曾在《东方红》的乐声中,站在金水桥上,看见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我们招手。我曾在观看《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时激情澎湃,眼含热泪。文革中,每天早请示都要唱《东方红》,但那只是军代表强加给我们的一种形式,是不得已而随潮流,心里并没有感情。可这次不同,当前奏响起来的时候,我的感觉是那么庄重,那么神圣,好象一轮红日在我心中冉冉升起。“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呀,他是人民大救星。毛主席,爱人民,他是我们的带路人,为了建设新中国,呼儿嗨呀,领导我们向前进。……….大救星”。歌声中,我感觉自己就是人民大会堂舞台两侧的合唱团里的一员,在参加《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的演出,我眼前仿佛闪动着舞台上那朵巨大的向日葵………。

 

  (以上所写歌词全凭记忆,未与原文核对,如有错误之处,请行家原谅)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