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谁该摒弃“弱国心态(海归看中国系列之十一)  

2009-05-10 19:27:47|  分类: 海归看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有位外交官撰文指出,“中国民众要认清中国目前的真实发展状况和所处的国际环境,摒弃‘弱国心态’,以‘平等,文明,包容,共赢’的态度开展对外交往”。我以为,文章所言极是,切中时弊,说的好。中国这些年来国力强大了许多,但某些人在与外国人打交道时,还是觉得自己矮人一头。文章列举了几点‘弱国心态’的表现方式,其中之一就是“非常在意别人的评价,对表扬喜形于色,津津乐道”。不过,如果把文章中‘中国民众’改成‘中国官员’,文章的针对性就更明确了。

自鸦片战争以来,大清国与外国的战争屡战屡败,清政府的官员对洋人产生了畏惧心理,对外国人一概称呼‘洋大人’,小说《制台见洋人》就是讽刺那些在百姓面前威风十足,见了洋人就膝盖发软的官员。如今,中国的国势,经济,军力与当年贫弱的大清帝国简直就是天地之别,中国官员完全有理由以强国心态对待外国人。可是,他们见了洋人和百姓的两副面孔,却与当年的制台大人并无两样。君不见,现在的一些地方官,视民怨民困无动于衷,却热心与洋人周旋,迎来送往。甚至来中国赚钱的外国商人,那些地方官也要宴请一番,不仅自己可以饱口福,还能得到洋人廉价的客套话,反正又不是花自己得钱,何乐而不为。

自从“和国际接轨”的口号提出以后,不少官员为彰显自己的政绩,不惜重金收买外国人的赞赏表扬,尤其是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好评。去年十月,北京外办举办了“我眼中的北京”征文比赛,希望借外国人之口,赞美北京的新面貌。由于要求外国人用中文写,来稿的多是越南,韩国,日本,老挝等亚洲国家的留学生。北京外办领导觉得很没面子,又增设了外国人用英文写一项,企盼得到欧美白人的捧场。征文颁奖会上,给获奖的中国人和亚洲留学生发奖,都是被邀请的嘉宾。只有在给欧美白人英文作者颁奖时,北京外办主任扬柳荫才最后出场。

我在北京,上海期间,还在电视上看过外国人说汉语,唱中国歌,说相声比赛。那些平时傲气十足的节目主持人听到几句“洋径帮”中文,就一脸的媚笑,恨不的美出鼻涕泡来。本来,外国人到中国工作生活,学几句中国话实在是为自己的生存所迫,或为了赚钱而提高竞争力,并非是欣赏中国文化。这和中国学生去美国要学英语是一个道理,从来也没听说美国政府为外国人举办什么英语演讲唱歌比赛。说到底,还是中国官员没自信,看到外国人学中文就觉得脸上有光彩。

也许是因为新闻媒体报道这类新闻太多了,中国的老百姓也就见怪不怪了,甚至也跟着为中国文化自豪。但如果我们换个方式思维,就很容易看出自己的弱国心态。打个比方,一队北京游客来到偏僻山区旅游,赞美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食品鲜美味纯,建筑风格独特,当地居民一定非常得意,引以为荣。但如果这里的村民到了北京,感叹北京的宏伟壮观,北京人肯定不会为此而洋洋自得。这大地方和小地方人的心态,和强国,弱国心态是一个道理。

去美国上学要考托福,现在连小学生都知道了。也就是说,没有一定的英语基础, 连去美国的资格都没有。可是来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是先来再补习汉语。谈到外国学生,美国人的第一反映是,因为我们强大,先进,富裕,他们是为了自己生活的更好而来,而且从心里看不起这些人。而中国人则认为是自己的文化吸引了外国人,捧为上宾,并为此而觉得面上有光。和我刚才例子里山民对城里游客的心态如出一辙。殊不知,那些来中国留学的不是为了来华经商发财,就是为了回国从政,哪有自己花钱受累来为异国文化捧场的道理,从人的本性上就说不通。

中国很多省市都和美国州市建立友好关系,美国叫姐妹州省或城市。在中国,这种活动完全是官方组织的,其目的就是为省市领导提供出国机会。在美国,这种关系完全是来自该省市的美籍华人从中拉关系,顶多拽上民间组织美中友协参与(其成员一半以上是华人),政府就是挂个名。其目的就是以友好城市代表身份回国蒙人,赚钱容易。我在那个城市和哈尔滨是友好城市,而这个友好城市委员会主席就是个哈尔滨来的移民。周边的几个小城市有和河北承德,湖南娄底结为友好城市的,都是来自当地移民游说的结果。由于全世界的城市都以有个美国友好城市为荣,这类邀请令美国各市政府应接不暇,所以能推就推,更别说主动上门了。

建立起友好关系就要互访,我在美国快20年,见过多个中国省市代表团,却没见过一个本州美国市长单独访问中国,原因很简单,市政府没这个开支预算。中国城市代表团一般以书记,市长带队,有五到七名成员,不仅走访友好城市,美国各大城市都要转一圈,赌城拉斯维加斯是必去的。而本州只有一次由副州长率团,以回访友好州省为目的到陕西,也只在上海转机飞往西安,并不停留。团员只有副州长,贸易局长,州驻上海代表三名政府官员,除美中友协主席由政府承担费用,其他都是民间团体代表自费参与。

我曾经参与接待过哈尔滨和长沙市代表团,以下记录一下接待过哈尔滨代表团的全过程。代表团到达前,当地市政府国际事务办公室会指派一名成员安排日程,并联系美中友协和当地华人,请人派出义工当司机,因为政府没这笔开支。我承担了这个义工角色,所以有第一手资料。代表团到达时,只有我一个人开着租来的七座面包车去机场接机,入住饭店安顿后,带他们到中餐馆吃饭,所有租车,住宿,吃饭均由代表团自己承担。至于美国副州长到西安四天的接机,宴请,住宿,游览的费用和规格就不用我说了,读者自己就能得出结论。

第二天,安排与市长见面,半小时左右,见完就走人,自己找地方吃饭去,并无宴请。下午由负责接待的国际事务办公室工作人员和代表团座谈。一名成员希望双方的关系不仅限于友好往来,还应谈些更实质性的经济合作。这位接待人员说,我们政府只负责审批公司地址申请,并不干预公司的经营决策。听到这样愚蠢的问题,我都为这位处长的无知感到汗颜。晚饭由美中友协出面宴请,只有一名市议员代表政府参加。所有参加宴请的不仅要支付自己的餐费,还要承担代表团和政府代表的餐费。也就是说,美国没有公费请客一说。长沙代表团来访时,市政府根本就没出面安排,只是由美中友协和湖南同乡会与市长办公室联系与副市长会面时间,见面后只是礼节性的寒暄了几分钟,合影后就拜拜了。晚宴由美中友协做东,规矩照旧。走访了一家大公司也是由该公司的中国移民雇员出面接待的。

有一年冰雪节,哈尔滨邀请美方友好城市代表团回访。该市政府接到邀请就转给美中友协,根本就没介入。友协公开招告会员,谁愿参加谁报名,费用自理。成行时,代表团只有两名是美国本土出生的,其余的一水儿是咱们自己同胞--美籍华人。哈尔滨市政府承担了代表团在哈尔滨停留期间的所有费用,包括四星饭店住宿,接待宴请和冰雪节游览。在中国,有外国人来访就盛情接待,请客送礼似乎是天经地义,而且上行下效,成为不成文的潜规矩,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如果把中美双方接待对方代表团的规格一比方式做一比较,中国官员的‘弱国心态’就看的很清楚了。

最后顺便说说从“国际”,“外贸出口”两个术语中反映出的强国,弱国心态。在中国,只要沾上‘国际’俩字,就身价倍增,这道理谁都懂,我就不必解释了。而在美国,‘国际’二字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意味着低人一等。原因很简单,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最强大的国家,有本事的在国内发展,没本事才去外国混事。尤其在美墨接壤地区,谁要做国际贸易,就会被认为是和墨西哥做买卖。而提起墨西哥人,就会想到非法移民,苦力,犯罪,你说这外贸的档次能高吗。此外,美国很多向第三世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义务服务,领养外国孤儿的组织,多冠以‘国际’。美国的普通百姓就很容易把‘国际’一词与扶贫帮困联系起来。

出口货,在中国曾经是高质量,新样式的代名词,那年头,出口转内销可是最有吸引力的广告词。中国的出口产品是根据买方要求生产的,人家要什么就做什么,天经地义。在美国则完全相反,是美国人用什么,就出口什么,像汽车,飞机,计算机,起搏器等产品,以及麦当劳,比萨饼等美国快餐,都是在美国先普及,国内市场饱和后再向外出口,绝对没有为外国用户‘量体裁衣’的服务。原因很简单,美国人认为己产品是最好的,如果外国用户不接受美国产品,不是产品不好,而是他们思维有问题,对美国产品认识不足。

我在MBA课上学过两个案例,很能说明美国人这种心态。八十年代末,西尔斯公司在国内市场不敌沃尔玛的崛起,冀希望于开发国际市场以维持自己在零售业的领军地位。然而,公司向日本出口的美国冰箱,向香港,东南亚出口的女鞋却没有销路。因为美国冰箱平均尺寸为400升,日本式厨房根本就放不下。美国女鞋多为38到40码,东南亚女人也没那么大的脚。公司决策人认为,这写地方没有美国产品市场,决定停止向这些地区出口冰箱和女鞋。美国公司这种傲慢态度,就是‘强国心态’在国际贸易上的体现。中国商人一定会嘲笑美国人的刻板,不会赚钱,而不知恰恰是这种嘲笑暴露了自己的‘弱国心态’。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