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我在天安门前接受毛主席检阅  

2009-09-13 18:54:36|  分类: 我这大半辈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60周年快到了,庆典阅兵式成了眼下的新闻热门话题,不由让我想起自己在天安门前受到毛主席检阅的往事。45年过去了,但那次游行的点点滴滴依然记忆犹新,毕竟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经历。

 

那是1964年国庆15周年。自从1959年十年大庆后,国庆就不再举行阅兵,代之以首都高校学生和工厂工人为主体的首都民兵师。民兵师有十个方队。最轻松的是清华的,挎冲锋枪,最辛苦的是我们学校,扛八二迫击炮,五个人一门炮,两人扛炮架,一人扛炮身,两人扛炮座。我那年才18岁,个小,扛炮座。

 

从9月1号一开学,每天下午4点到6点的体育锻炼就全改成队列训练了。那时侯大学操场除了跑道是炉渣的,足球场就是土地,几天不下雨,几百人走起正步来,一片尘土飞扬。每天下来都是灰头土脸的,澡堂还不天天开,就是开,每天5分钱的洗澡费也出不起。也就到洗漱间用凉水冲一下完事。

 

我记忆中的彩排就两次,一次在玉泉路,白天,检阅台就搭在中国科技大学门口,门口有棵巨大的老银杏树。那时侯,只有东单西单之间叫长安街,再往西叫复兴门内大街,复兴门外大街。过了公主坟就叫玉泉路了。(估计现在也还这么叫)现在到好,媒体把西单到西山都叫长安街,一条新闻《长安街上最后一个城中村将消失》吓我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石景山古城村。从复兴门到建国门十里,所以长安街又称十里长街。现在把古城,八角村都算在长安街上,估计连三十里铺都过去了。

 

那时候的玉泉路两边是一马平川的庄稼地,一眼望到西山看不见一辆车。玉泉路修的和长安街一样宽,但不是为走汽车的, 而是战备飞机跑道,一旦爆发战争,这里就是战斗机起降的跑道。十个方队在这里彩排,实在是再理想不过了,即不怕阻碍交通,又不怕居民围观,过一遍不行就再走一遍。第二次彩排是后半夜在天安门广场完全按国庆游行标准预演,文体大军全部穿演出服装。我们民兵就是蓝裤子,白衬衣,全是自己的,农村那种自己织的白土布也将就了,有的人裤子上带补丁也无所谓,穷嘛,没有一条裤子不带补丁。那年头,最时髦的鞋就是土黄的解放胶鞋,但走正步就惨了,鞋底薄,几轮下来,鞋裂了不说,脚都砸肿了。那些穿手工纳底的老山杠子鞋的得意了,走正步怎么跺脚都没事。

 

半夜到天安门彩排,晚上10点多出发,一人发两个夹咸菜的馒头算是自己不花钱的夜餐补助。在民兵方阵里,迫击炮算重武器了,排在最后一个,我们后面就是首都文艺界仪仗队,都是舞蹈学校和芭蕾舞校的女学生。当方队集合时,这些身穿粉红长裙,走着舞蹈台步的女生把我们这些工科院校的男生看的眼都直了,游行开始后,估计很多人都恨不得长出后眼来。

 

那次彩排并不戒严,谁爱看谁看,长安街人行道上坐了不少人,有老人,孩子,但也没到人挤人的地步。北京的老百姓见过世面,没有人走下马路,都自觉坐在人行道上。文革毛主席接见外地红卫兵就惨了,毛主席一上天安门城楼,走过去的队伍往回返,后面的往前涌,广场上的全压向金水桥。说是游行,但根本就不往前走,在天安门前人摞人。散场后金水桥前掉的鞋子装了好几卡车。后来改成红卫兵坐在东,北三环的地下,毛主席坐北京吉普检阅,一趟开下来也两,三个小时。话扯远了,回来再说彩排。我们的方队过天安门时表现出色,从指挥的大喇叭广播中听到,我们方队没有出现“龙摆尾”大家都很高兴,一个月的辛苦训练没白出汗,也值得了。

 

回到校园,已经下半夜三点了,我记忆最清楚的是满天密密麻麻的繁星是那样的清晰,连银河系星云都看的清清楚楚。后来,我在农村,山区的时候,天也是这样的干净,却没有留下一丁点夜空的印象。是天安门前受阅这样的大事,把瞬间的星空定格在我的生命记忆中了。

 

1999年,建国50年大庆时,我在北京,9月30号,路过天安门,想起当年天安门前受阅的情景,写下了一篇回忆文章,记录了当时自己的心情。

 

“东西华表,历尽岁月沧桑,依旧傲然屹立在金水桥畔。我依然清楚地记得,1964 年国庆十五周年,我做为首都民兵师的一员,曾在这里接受过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方阵一过东华表,就走起正步。我肩抗82迫击炮,踏着分列式的节奏,迈着刚劲有力的步伐,以每步75厘米,每分钟116步的速度通过金水桥前。那时,我激动,兴奋,热血沸腾,泪眼模糊,紧紧地盯着排头兵。广场上几十万人如同山呼海啸般的万岁欢呼声突然听不见了,耳畔只有军乐队的金鼓奏出的步伐节奏。受阅民兵不能向天安门城楼张望,为的是保持方阵的整齐划一,走出首都民兵师的威风,向全世界显示中国人民的力量。我为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而无比骄傲。1984年,我从北京饭店的窗户里观看了三十五周年国庆游行,当年冲锋枪,迫击炮的民兵方阵,发展成了现代化的洲际导弹车队,我为祖国的成就自豪,因为那里有我的一份贡献。

 

几十年来,我与自己的同胞一起度过了那些清贫艰苦的日子,经历了文革风风雨雨的磨难。如今,历尽劫难的中国终于开始‘走向繁荣富强’了,我却成了一名浪迹天涯的海外游子,北京今日的壮观,没有我一滴汗水,中国的发展和繁荣,没有我任何贡献。天安门城楼依旧巍峨雄伟,十里长街更加灿烂辉煌,然而,我已不再属于这片自己日夜眷恋的土地,只是一个匆匆来往的过客,一片漂泊不定的浮云。有人戏称这些身为中国人,却为洋鬼子做事的海外华人是‘伪军’。

 

提起‘伪军’,就让人想起《地道战》,《地雷战》里的‘黑狗子’,我怎么成了‘伪军’?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三十五年前自己在天安门前受阅的情景。沉重的迫击炮盘压在红肿的肩膀上根本就不觉疼,双脚随着正步的节奏,机械地砸在广场的花岗岩石板上,已经麻木的没有了感觉。半夜出发前吃过两个夹咸菜的馒头早就消化了,我已饥肠漉漉,但依然和整个方阵一起拼尽全力,用嘶哑的声音高喊著着“保卫祖国,建设祖国”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那吼声如滚滚惊雷,震天憾地,回荡在天安门广场的上空,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不可战胜的大无畏气概。然而,因为出身于前清遗老的家庭,文化革命“破四旧”开始后,我被打成“狗崽子”,被老红卫兵用军官武装皮带和练刺杀的木枪打得半死。军宣队进校后,又以“现行反革命言论”关入“牛棚”,与一群“走资派,反动教授,牛鬼蛇神”拉着大粪车满校园里掏粪,为系里的学生食堂种菜,养猪。就是在那经历磨难,受尽委屈的日子里,我对自己的民族,对这片生养他的土地的忠贞也从未动摇过。

 

今天,我终于回到了这片心中眷恋着的土地。抬头仰望巍峨城楼上的大红宫灯,那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海外中华儿女的自豪。突然,那宫灯变得晶莹闪烁,射出万道红光,像转动的万花筒里的五色玻璃一样,向四面飞散。原来是一大滴眼泪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