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我眼里的上海(一)  

2010-01-05 11:30:12|  分类: 我眼中的上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文学城里看见一些回忆老上海的文章,以及“宽带山”网站关于上海人,外地人,上海话,普通话的争论,突然也想说两句。

 

首先要声明,我是在典型的北方文化环境里长大的南方人。祖籍安徽石(土隶)(读台),七世祖入蜀当差,到了祖父一代又从成都进京赶考,毕业后任清政府光,宣两朝法部主事, 从此定居北京。我叔叔曾经去祖籍寻根,说本家祠堂已经有十一个之多,去四川这一支要到县志办公室查。“七七”事变后,父亲流落大西南,直到抗战胜利我出生,都没离开四川。七十年代,北方粮食供应以粗粮为主,我因为籍贯和出生地都是南方,每月有8斤照顾大米。而我父亲只有籍贯是南方,出生在北京,就不能享受这种照顾,让他觉得十分忿忿不平。

 

我最早对上海的印象,来自大学的两个上海同学,他们和谁都客气随和,可又总是不远不近,直到毕业都看不出来和谁的关系特铁,但我总觉得和他们交往很轻松。毕业前,我被军宣队发配到系里的菜地劳改,同学见面都不理我,惟有其中一个上海同学离校前单独请我到西单路口的淮扬菜馆“同春园”吃饭告别。我至今还记得他的名字,何嘉虹,大家叫他阿虹,老家宁波的。其实,我和他大学五年也就是见面点头的交情,从来没有走得很近.

 

我那时候很土而无知,听上海同学谈起上海的繁华很有些不屑,心想,你南京路再繁华还能比上王府井。只知道北京的东单,西四,前门外热闹,根本想象不出来上海还会有比这更热闹的地方。文革开始,红卫兵都一窝蜂往上海跑,我却去了长沙参观韶山,第一师范和清水堂,去重庆参观曾家岩和渣滓洞。可以说,我对上海的认识是空白的。直到1974年,我从东北深山老林里调出来,得到一份去上海学习的美差,才第一次踏上号称“十里洋场”的上海。

 

外滩和南京路果然让我感到震撼,为自己的孤陋寡闻羞愧难当。然而,到了上海,我发现自己更喜欢钻小弄堂,看石库门,了解普通上海人家的生活。寻找老上海的辉煌,追踪“十里洋场”的旧痕。探索那些我只在文字,电影中看到的地名和建筑。当然,第一件事就是去大陆新村参观鲁迅故居,到虹口公园鲁迅纪念碑前留影。我住在北四川路口,苏州河边的新雅饭店。学习地点在零陵路,几乎天天要穿过整个上海。如果不忙,我就会步行很长一段,早上逛小菜场,下午兜老弄堂,仔细观察上海社会的每个角落,这些在我眼里完全新奇的海派文化和传统。

 

鲁迅的著作中,记录了许多他在上海的生活片段,其中很多都发生在北四川路一代,他的足迹遍布那里的马路和弄堂。当年的内山书店就在山阴路口,现在是新华书店,我特意去买了一套鲁迅文选留做纪念。四川路拐个弯的溧阳路上有郭沫若故居。淮海路一带则聚集了更多的一代名人旧居。可以说上海处处是历史和文化留下来的痕迹,一不经心就和一代名人擦肩而过了。

 

至少表面上,我感觉不到外地人对上海人的负面评论。商店里那些老店员,待客和气,业务精熟,不管买不买东西,都介绍的十分详尽。我总是怀着感激的心情离开。我觉得这和他们当年为老板做工时为了保住饭碗养成的工作态度分不开的。我在上海问路,只向那些看似退休的老人开口。他们不仅热心回答,而且常常领我走一段,直到能看到我转弯的路口,让我十分过意不去。不过上海话里没有走字,都说“跑”。经常听到:“你往前一直跑,跑过两条弄堂口,左转弯”。

 

那时候,商店都是国营或集体的,售货员挣工资,营业额和收入也没什么密切联系,还不用担心被解雇,所以商业服务态度一直不好,尤其是小地方的商店更甚。可是,到上海后,我就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体会到的责任心,和方便顾客的设施。那种服务,没有现在那种为赢利装出来的虚假热情,而是周到,认真,专业,对顾客负责的态度。七十年代,各地都商品短缺,每次去上海,同事都会托我买许多东西,很多是不熟悉的。我到商店询问这些商品,都会得到详细介绍,不同品牌的性能比较,并根据我的要求推荐合适的商品。哪怕只买几两奶糖,也要把所有奶糖的口味,特点都介绍一遍,问我是自己吃还是送人。我觉得上海人最大的优点是不管做什么,都看成是自己职业努力去做好,不只是挣钱混饭。

 

现在去商店,往往是先开票,自己拿票去交钱,再回来取东西。那时候根本没这么麻烦,每个柜台都有一根铁丝和收款台连接,售货员把票和钱夹在一起,一甩就到了收款台。顾客只要等候片刻就可以拿东西走人,根本不需要跑来跑去。这样做累了售货员,却方便了顾客。上海人活的精致,粮票有半两,食堂菜可以买半份,因为一只包子,一碗咸豆浆就是半两粮,有的人只能吃半只菜。完全是为顾客利益着想。很多外地人说上海的半两粮票小气,却没认识到这句话暴露了自己的土气。(待叙)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