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鲁迅的《且介亭杂文集》及其它  

2012-03-09 11:40:17|  分类: 闲评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序

(最近,上海开了一家比萨店,广告中特意说明“位于法租界”,在上海市民中引起一些争论。没想到,我们这里在美国的上海人也跟着发烧,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作家在本地中文报纸发表了一篇文章为这间比萨店辩护,说她自己没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我写了下面的文章回应她。)

******************************************************************************

鲁迅先生的杂文集里,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且介亭杂文集》。根据先生自己的解释,这些杂文都在上海半租界的亭子间里写的,因此将“租界”二字各取一半,将“租”与“界”的“禾”与“田”去掉,成“且介”,表示先生不愿将自己国家的“禾”与“田”让给帝国主义。早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是从先生的这篇杂文集的名字,看到了上海的租界,半租界和亭子间这些词。1974年我第一次到上海,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被先生称为“半租界“的大陆新邨,去看鲁迅当年写作的亭子间。

 

1840年中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被迫接受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划出大片国土让英国人管辖控制,成为“租界”。居住在那里的鬼佬只知有大英帝国,不知有大清,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更无论道台衙门。软弱腐败的满清政府对洋人一味的妥协让步,鬼佬得寸进尺,越过租界盖房筑路。从法律上讲,这些地皮还是中国的地盘,但是实际管辖权,却在租界内的“洋大人”手里,所以叫“半租界”。那年头,连皇上见了洋人都让三分,更何况地方官吏乎?所以,他们对租界扩张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知道,要是招惹了洋人,连皇上也不会护着。

 

租界,说白了就是殖民地,中国的土地由外国人统治管辖。这段历史,现在除了在文史资料和电影电视里还能找到,早已经从上海的生活里淡化的没有什么痕迹了。然而,最近因为一家外国人开在上海的Pizza饭店打出了“位于法租界”的广告,租界这个词再次沉渣泛起,惹出来许多的争议。和上海八竿子打不着的明州某中文报纸,也来凑热闹,登出一篇“土生土长”上海作家的文章,从租界的历史论证“租界”并不伤害她的“民族自尊心”。那我也从历史的角度看看,“租界”到底有没有伤害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

 

别看英法两国在欧洲和北美是死敌,打的昏天黑地。在中国却是有共同利益的“好伙伴”。1860年火烧圆明园就是这俩“死敌”联手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英国在上海得了便宜,法国当然不肯落后,也要来分一杯羹,于是就有了“法租界”。老上海人对法租界的印象除了繁华的霞飞路,幽静的花园洋房外,还有戴藤壳帽的安南巡捕。钱锺书在小说《围城》里这样形容他们:“安南人鸠形鹄面,皮焦齿黑,天生的鸦片鬼相,手里的警棍,更像一支鸦片枪”。他们专门从事撬黄包车照会、驱赶摊贩和弹压罢工的差事。然而就因为他们背后有租界法国佬撑腰,尽管形象猥琐,照样狐假虎威地干些欺压中国人的勾当。

 

起法租界,就不能不说说法租界扩张时欠下中国人民的一笔血债:两次“四明公所”事件。(请看文后的附件,从网上搜到的有关此案的介绍)。1959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四明公所原址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保存当年公所原物红砖门楼,并立碑说明。现已成为上海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扩张租界光荣斗争史的见证。我这个“嗄地宁”,北方佬,都知道法租界史上有这两起血案,那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说到法租界竟然只字不提。如果她知道而不说,是没有职业道德。如果她真不知道,那是没有上海基本历史常识。没有道德,或没有基本常识,该把她归在哪一类作家呢?那些以法租界为身份象征的“高等华人”,看到这些中国人为维护自己祖宗的土地和法国殖民者的反抗斗争史,还会在这片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土地上感受到浪漫吗?

 

租界里不仅鬼佬高华人一等,连宗主国从殖民地雇来的奴才打手都可以对中国人耀武扬威。英租界的红头阿三,法租界的安南巡捕,还不是看谁不顺眼就收拾谁。鲁迅杂文里就曾经记录过,两个穿笔挺西服的高等华人,半夜在马路上被红头阿三截住问话,二人以英语对答,竟然被扇了两嘴巴。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被洋人的走狗如此欺辱,就是因为这里是“租界”,是洋人的天下。然而这位上海女作家居然说:“我自己可以算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老实说,到了我这一辈,对“租界”这个词,一点也不敏感,我也不觉得这个字眼,伤害了我个人的自尊心”。抄书是很累的,这句话虽然很长,但我还是连标点符号原封不动抄在这里,“奇句共欣赏”嘛。一句话有两个主语四个“我”,作家是不是要到初中补习一下语文课?她看没看过鲁迅先生这篇文章不得而知,但她有没有“民族自尊心”,答案应该很清楚了。

 

上海的租界是在二次大战后消失了,但是,绝不是如这位作家所说,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收回了租界,废除了洋人在中国的“治外法权”。事实是,美英法等战胜国自愿放弃在华租界,德日战败,被迫放弃。“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只不过“接手”过来而已,谈何废除“治外法权”。 跟美英法叫板?借给蒋介石个胆他也不敢。日本投降后,根据波茨坦公告,中国军队进驻越南受降。然而法军却来抢夺胜利果实,被中国军队打的落花流水。但蒋介石迫于英法的压力,下令国军撤回国,把越南拱手让给手下败将法国殖民者。而且英国不归还香港,他还不是照样没脾气。

 

辛亥之后,清朝被称为满清。除了溥仪和前清遗老外,没有人再把“大清”当正统。我祖上从祖父往上数五代,都是当皇差的,虽说最高只领过五品顶戴,没有资格见皇上,可也是坐八抬大轿的府台大人。但作为汉人,我并不以为荣,我记忆中更多的是“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我小时候最爱看的小人书是“阎应元抗清”。如今,辛亥革命都举办过了百年庆典,这个自称“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依然以“我大清”为正统,称清政府和上海道台为:“我国的政府和政府的官员”,质问他们:“为什么会承认并给予各个国家这个权利的!”,这句话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滑稽啊?(其中两个“的”字,和“各个”用的实在别扭,姑且看作此作家的风格笔法吧。我不是初中语文老师,就不给她改作文了哈)。

 

一个“十里洋场”出来的女人,除了会说说“好白相来兮”,能有多少清史知识?老实说,她还真没有资格视“我大清”为正统。自道光年间法租界建立以来,至光宣两朝,他祖上还不知道在哪讨生活,皇恩再浩荡,雨露恩泽也垂降不到她祖上,她犯得上如此效忠“我大清”吗。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至于她所说的“我国的政府和政府的官员”是指谁,你去问她好了。

 


附件:
第一次四明公所事件

四明公所是旅沪宁波籍人士的会馆兼公坟,创建于1797年,位于上海县城外西北侧紧邻护城河处,1862年被划入法租界内,当时法国驻华公使曾做出不侵犯四明公所的承诺。1870年代后,上海法租界的发展日趋加快,对土地的需求剧增。1874年,法租界公董局计划修筑一条穿越四明公所的道路来迫使其迁出租界。宁波同乡会则一再请求公董局将道路稍为向北迁移,表示愿意承担筑路费用。5月3日下午,300多名旅沪宁波籍人士在四明公所门外与法国巡捕发生冲突,随后冲向路政工程师佩斯布瓦住宅,佩斯布瓦向人群开枪,打死一人。于是事态更为扩大,宁波人包围了公董局,焚毁法国人房屋40多间,法租界公董局态度强硬,调动警力和军队强行闯进公所,拆毁建筑,挖掘坟墓,并对前来阻止的宁波人大打出手,冲突中被打死7人,受伤20人,酿成血案。

第二次四明公所事件

1898年5月,法租界公董局重提筑路一事,再次与宁波同乡会发生冲突。7月16日,法国总领事白藻泰命令水兵和巡捕占领四明公所,并拆除围墙。当夜发生抗议游行。17日早晨,白藻泰下令镇压,法国水兵在十六铺和四明公所枪击示威者,打死17人,伤20多人。血案引发全体旅沪宁波人的一致停工罢市抗议,最终四明公所的地产大体得以保留,只让出一小部分开辟了宁波路(今淮海东路),代价是中国方面同意法租界再次扩展。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