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四十年前我写的两首诗  

2012-10-02 10:07:04|  分类: 我这大半辈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7 月满66周岁后,我开始领美国政府的“社会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 Benefit,SSB)。不必辛苦忙碌,每月就有钱自动到帐,奔波了一辈子的脚步,总算慢了下来。其实, 这些钱就是自己这二十五年交的社会安全税(Social Security tax)。如果有雇主, 自己和雇主各交7.5%,像我这样的自由职业,15%全由自己负担。社安税不像所得税,没有免税部分,挣一块算一块,扣除成本,全都要交。1942年前出生的到65岁就可以领了,1943-54年出生的,要66岁才能领。1955年以后出生的要等到67岁了,以后有可能推迟的70岁。原因很简单,由现在工作的人交的税,付给退休的人。为了减少退休人数和工作人数的比例,就必须推迟退休年龄,我还算是幸运的。

据统计, 美国有四分之一的纳税人没活到领取退休金的年龄,他们交的税,就为别人做贡献了,那些来美国探亲的中国老人骗救济,恐怕就是这部分税。(我猜的,他们一分钱的税都没交过,天上又不会掉钱,总要有人交啊。)如果我回中国养老定居,SSB会每月转到我中国账户。救济简称SSI( Supplement Security Income),只发在美国生活的移民,离开美国超过30天就停发。如果你认识哪个美国公民回国探亲住30天就赶紧走,那就是领SSI的。

有了这笔固定收入,有些翻译活我就推了,尤其是有违职业道德的活, 我一律不接。我们这里来了不少福建人,都是家属亲戚偷渡来后,编造各种理由申请政治避难成功,再办理亲属移民。这些人来了就到全美国各地开餐馆,同时申请社会福利救济。他们都不会英语,政府就雇我做翻译,帮他们申请。我接了一个后,发现其中猫腻,从此再不接这种活,我不能为了挣钱给骗子当喉舌。

空闲时间多了,我就翻腾那些故纸堆,整理旧书,分类存放,便于查找。在一本书里发现了一首四十年前未完成的诗稿。那是我1970年登泰山回来后写的, 有两句中的用词推敲不定,没有完成,随手一放,再也找不到了。现在补上,发在这里,标题是现在加的。

七律,登泰山感言 (1970)

生来不惧形影单,孤胆曾穿戈壁滩。双臂披波扬子浪,只身攀顶泰山巅。

刺配监押心坦荡,刑罚迫害意弥坚。安得舒我凌云志,一雪当年坝陵冤。

 

最后一句,显然没有宋江的反诗“他年若展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有气魄。不过他是草寇,我乃世代忠良之后,岂能与乱党反贼同流合污,我还是学学李将军吧,那可是上了《史记》列传的忠臣良将。可惜我这辈子雪不了坝陵冤了,呵呵。不过,第一句不好,我说我怎么单身十几年,原来是这句话在这等着我,害的我后半辈子“形影单”。

还有一首《登泰山》,以前发过的,也一起发在这里。

 

登泰山            (1970)少年轻狂,有此作。

君不见,雄冠五岳一泰山,腰绕白云擎蓝天。君不见,千古英雄登山叹,唯余壮语刻山崖。青山依旧光阴逝,如今我辈再登攀。久闻东岳傲群山,瞻鲁台前任我观。天门峭壁鬼神惊,苍松倒挂多峥嵘。壮游无酒不尽兴,斗母宫前欲酊酩。茅棚酒肆添野趣,临潭观瀑眼朦胧。泉清水浅难为醉,把酒相邀大夫松。醉眼不觉天庭远,举手欲摘紫微星。碧霞宫前风云会,白云倒卷我凌空。孔夫子,李谪仙,临岱顶,亦苍然。孺子不让贤,敢与仙圣斗狂言。留得今日小儿语,长存天地万古传。登绝顶,望神州,脚下大河流,莽莽中原眼底收,岱岳齐天颂千秋。

 

我是顺路去登泰山的,目的地是临沂。1966年,我在临沂参加四清,直到文革爆发后才回到北京。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 天天和房东一起喝地瓜干和秧子煮的汤,站在耙上耙地时,饿的眼冒金星,差点没一头栽下来。临走时,新麦下来了,老房东伤心地流下眼泪说,这一春没粮食让你跟我们一起遭罪了,现在麦子下来了你就走了,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啊。老人用新麦子做了一顿面条给我吃,说, 出门吃面条,缠住你的腿你就还会回来。等你再来给你吃饺子,包在一起咱又是一家人。两座山到不了一块,两个人可是能再见面。我的腿果然被房东大娘的面条缠住了,我66年,70年两次回临沂看望老房东。

我回去看望老房东,还提不到阶级感情的高度,其实我们也不是一个阶级。但有了患难与共的经历,一个从没出过村的农村老大娘也会和我这个北京来的大学生互相牵挂,这是人类善良本性的自然流露,我很怀念这种朴实真诚的人性。我发配到东北当混凝土工,天天穿雨靴在混凝土里踩来踩去,穿什么袜子都会被磨烂,我就和老工人学,找几块破布把脚裹起来。干上一天活把靴子一脱那味道就可想而知了。我想起农民穿的那种白土布袜子。临沂是山东老解放区, 华东野战军总部所在地,房东大娘为八路军做过军鞋,我就写信让她给我做几双。没多久就收到大娘寄来的袜子,上面绣着各种图岸,底子纳的像鞋底那样密实。看我穿上老棉布袜子,工人没有一个不羡慕的。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