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告别历史(回京纪行之五,上)  

2013-12-05 08:53:57|  分类: 我这大半辈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不回国(一)

我最早联系的是德克萨斯州立大学达拉斯分校(UTD),那里的管理学院有个教授和中国联合办了个研究项目,我是国家公派,不要他出钱,就接收了我。但是我的特长在那里无法发挥,我非常珍惜在美国学习的每一天,觉得在这里学不到什么东西,就不停地联系别的学校。那时候不会用计算机打字,都是手写。三个月后,终于收到明尼苏达大学(U of M)管理学院的一个教授来信,邀请我去。去了才知道,为帮助美国公司打开中国市场,他要开一门“中国管理体制和模式”的硕士课程,需要一个了解中国经济管理系统的访问学者帮助。

到了那里, 我一边上博士生的课程,一边阅读第二年开课书籍资料。每周博士课程布置的阅读材料就有一英寸厚,就是能看懂,一周也读不完,何况因为词汇量和知识不够,有好多内容我也看不懂。就这样,我依然每学期上一门课,学完“战略管理”和“美国管理思想史”两门课,坚持到最后写完论文。这种高压下的拼搏使我的知识水平有了一个飞跃,听课理解,阅读速度,口语表达越来越得心应手。一年后,系里决定,聘我辅助那位教授开课。我创造了明大管理学院出资聘中国学者为访问教授开课的记录。作为国家公派,我到芝加哥领馆办理了延期一年手续,准备学期结束回国。

我到明大后,时间都花在学术和英语上了,社交也只限于系里的教授职工。1990年以前,管理学院根本就没有中国来的学生学者。直到八九年六月前,我都不知道校园里还有中国学生社团。到明大一个月后,系办公室秘书给我一份通知,美国管理学会(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征集年会论文。美国管理学会年会代表了当年美国和世界最新研究成果,我那时的英语词汇量比不过一个初中生,语法造句充其量也就小学水平。要写大学教授水平的论文,简直就是做梦,但是我想试试,因为我的性格喜欢迎接挑战。

写论文的第一步是选题,美国管理咱还不知道是什么,中国那时候好像还不知道什么是管理,谁官大谁说了算。出国前,我是中国企业管理协会古代思想研究会的会员,曾经应邀为企业管理出版社写过中国古代管理思想史的书稿。我决定把中国管理思想史摘要用英文写成论文。那时候我还不会用计算机打字,只能手写了交秘书打字。由于词汇和语法贫乏,一句话要反复写几次才觉得顺了。文章写完后,手稿垒起来足足有一尺高。国家公派访问学者一个月只有390美元生活费。为了攒钱回国买“四大件”(出国一年买四件免税商品),我在穷人区租了间小屋子。那里的冬天一场雪就一,两尺厚,而且一冬天不化,有的美国人都穿滑雪板滑雪上班。我每天都在办公室写到很晚,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走回去。遇到暴风雪,到家就和雪人没两样了。圣诞节前我依然写到很晚,回家路上看见路边人家窗户里彩灯闪烁的圣诞树,再看看风雪中的自己,我突然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有时候写的写的就睡着了,下半夜醒来,办公楼暖气也停了,冻的直打哆嗦,也不能回家,就在椅子上坐一晚上。

3 个月后,我收到学会管理史分会会长的通知,我的论文入选了。我几乎不敢相信,因为我们系教授写的论文也只有三分之一入选。管理史分会收到51篇论文只有17篇入选。我又创下一个记录:持中国护照的作者,单独署名论文入选管理学会年会,我是头一个,保持至今25年无人打破。这件事成了管理学院的一件新闻,系主任决定出钱赞助我出席年会,在会议上宣读论文。我在会上遇到美国管理史权威教授,他说,我的论文入选,是因为我介绍了《史记 * 货殖列传》和姜子牙《三略六韬》的管理思想。在美国的管理史著作中,他只见过中国儒,法,道,兵的管理思想,从来没见过这两篇文章。

正当我在学术领域顺风顺水,春风得意的时候,国内的形势开始动荡不安起来。留美的中国“精英”自然不甘寂寞,在校园里掀起一阵阵的集会,游行,声援国内的同行。我是文革过来人,深知学生运动那些“正义的口号”下隐藏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文革的学生“领袖”内心深处包藏那些野心,阴谋,我就不信现在的学生领袖能例外。这些高呼“民主”口号的精英,连开会举手表决的程序都没走,就以“明大全体中国学生学者”的名义通电支持国内学生。我无法忍受“被代表”,就给芝加哥领馆写了一封信,表明那个“全体”不包括我,以及我反对以阶级斗争手段追求所谓“民主”的立场。没想到,在民主法制的美国,只因为行使美国法律赋予我的言论自由的权力,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中国“民主人士”的威胁,他们半夜冲进我的公寓批斗我,下勒令,逼我认罪。比起我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反革命”的遭遇有过之而无不及。带头的“学生领袖”就是党的阶级路线依靠对象,三辈贫农出身,国家公派生。

我之所以写这封信,是出于对国家和民族前途的关心,维护自己表达观点的权利和自由,不被别人所“代表”。然而,那些只知道谋一己之私利的卑鄙小人,刁民无赖及其后代,根本无法理解我这个世代忠良学者后人忧国忧民的忠肝义胆和民族气节 。他们说我是特务,已经把他们的行动向领馆告密,他们必须要在美国申请政治避难。

然而,这时候出面保护我的不是中国政府,而是美国的民主制度和传统。我受到中国留学人员威胁的时候,当地报纸的记者立刻采访了我。文章见报后,系主任立刻报告管理学院院长和校长办公室。校长给我写了亲笔签名信,称呼我为“亲爱的朋友”,信中说:“我向你保证我本人对你的支持,以及明大全校随时准备帮助你度过这个困难时期”。并在校董会上发出严厉警告:

 “我们必须保证校园内的学术和言论自由,决不允许校园内发生对中国局势持不同观点的任何个人的威胁和暴力。任何人都有公开发表言论的权力和自由,尽管其观点与众不同。这是大学的立校根本,没有这个权力就没有民主和自由。我很遗憾地通知全校,特别是中国学生和访问学者。我决不能容忍针对校内任何人的威胁和暴力。如果你们发现任何此类事件,请立即报告我的办公室。如果任何人违反这一原则,请转告他们,我将立即采取制裁措施将他们开除出校”。

这起事件,是明大建校百年来第一次学术和言论自由受到威胁和暴力,是中国学生在大学史上留下的耻辱记录。大学所属的“中国中心”主任召集中国学生会负责人,传达了校长的声明。大学警察局以语言暴力立案,调查,警告了几个电话里威胁我的人,并派出警察在我所在的楼层电梯口站了半天岗。管理学院安排秘书和我一起起草一份声明登的大学校报上。声明的第一句话就是:“每一个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和自由,然而我因行使这一权力,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而这时候,芝加哥领馆教育领事李长发到明大后,居然只和学生会联络而根本不管我的困境。我们系主任的电话几乎被全美国的中国学生打爆,要他开除我。系主任回答,我们聘人基于学术需要,不管政治立场,一句话顶了回去。主任秘书告诉我,那些人的英语烂的她都听不懂。还有一些外州的学生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出钱给你买八大件,你回国去和“反革命”做斗争去。我的情况传到国内单位,竟然有领导说,这下他可捞了大政治资本。这些官员自己见风使舵,投机钻营,以己度人,以为我也和他们一样是为了升官才写信,而不知我冒多大的风险,承担多大的压力。为了表明我的立场是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是为了回国“捞政治资本”,谋一己之私,我决定暂时不回国。(未完待续)

附:大学校长亲笔签名信。

告别历史(回京纪行之五,上)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校长在校董会上声明。
告别历史(回京纪行之五,上)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