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父亲九十岁作画《松瀑优居》  

2014-02-13 05:03:06|  分类: 父亲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够庆祝九十岁的生日,是人生难得的福气。有的人广收财礼,大摆筵席;有的人几代同堂,磕头作揖。先父过九十岁生日时,为自己作了一幅工笔山水画《松瀑优居》,为自己庆祝生日。中国历代工笔山水文人画家年过九十的仅有一个:清初四画僧之一的石涛。启功也作画,但他是以书法大师留名青史,九十以后也没有传世画作。先父能在工笔山水画上留下“九十岁作”四个字,不论作品名气如何,就已经在画史上留下一笔了。

父亲九十岁作画《松瀑优居》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中国近代活过九十的职业画家还有一个,齐白石。他九十岁后依然可以作画,但多是花草鱼虫,蝌蚪虾米之类的写意画。他画画是为了卖钱的,人家买的是他的名气,只要落款用印是真的,根本不在乎他画的什么。画是论尺卖的,齐白石晚年画的最多的是桃树。他把四尺宣铺在桌子上,让小妾站在桌子对面拿着宣纸的一头,他拿把排刷(就是那种刷墙用的)沾好颜色往纸上一放,叫一声“扯”,小妾拉着纸一拽,顶天立地的树干就出来了。再添点枝叶,桃子,题字落款用印,功夫不大,一幅四尺祝寿图就成了,掏银子吧,您那。

父亲之所以给这幅画起名《松瀑优居》,是因为画面有山涧飞瀑,岩上青松,民宅瓦舍。此景色很像清六家之一的恽寿平在王石谷《岩栖高士》画上的一首题诗:“高卧何须万户侯,人间别有一林丘。云中泉瀑流无尽,壁上松涛听未休”。描述画中隐居山林的景色。选用这个题材,说明的父亲晚年寄情山水,心归自然的心态。父亲不仅继承了“三石”风格笔法,也从他们的作品中领悟到了先贤的人生哲学。石田出身书画世家,世代隐居吴门乡里,一生淡泊功名,优游林泉,飘然世外。石涛为明王室后胄,亡国后遁入空门,浪迹山川,幽居古寺。石谷虽被册封为宫廷画家,晚年作品也多以山林野景,江村柴门为题,心境已归于自然。

画面前景为右下脚的水边巨岩,层叠起伏,似为王蒙,石田笔法。石上三株青松耸立,劲干苍枝,松针茂密,植根岩缝。使人想起郑板桥的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击万劫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岩下山溪逶迤,微波涟漪,水波不兴。岩石右侧有山间石磴拾级而上,两间瓦舍背山面坡,掩映于林木之中。中景为高瀑从两山之间飞流直下,两岸巉崖峭壁,劲松杂树,草木繁盛。瀑布下一巨石如中流砥柱,将溪水分为两股入河,避免了流水飞白造成画面呆板。远景为飞瀑后群峰耸立,山峦叠嶂。虽为远景,但不同他以往作品中淡墨晕染,有影无形的深远效果。瀑布后青山色重墨浓,与中景皴擦笔法相似,似放弃自己的风格,回归自己少年出道时在故宫临摹的石谷笔法。(现在这些名画都搬到台湾了)图中虽未着一人,而优居隐者之迹尽在画中矣。

父亲应该意识到这是他最后的山水画了,九十岁的人,眼神,体力,手劲都已经力不从心,他每天只能全神贯注作画二十分钟。然而父亲不顾年老体衰,把整个身心都投入了自己最后的山水,倾注了全部心血,每天画几笔,慢工细活,坚持数月才最终完成。他力求精细完美,树石勾描,皴擦点染,无一处懈怠,把自己掌握的技艺笔法功底发挥到了极至。前景中的三棵松树树干的节疤,苔藓,松皮之纹理,都勾画的极见细微,逼真而有立体感。树冠的松针以细笔一根一根描出,手不抖,眼不花,根根清晰可辩。特别是松树下的怪石和中景瀑布两侧的峰峦,以淡墨干笔皴擦再加浓墨点苔,复染以青绿,赭黄色,质感强烈。父亲把一生的功力和画艺,都凝聚在这幅画的山石上了。

父亲退休后与世无争,心态平和,散淡逍遥,借丹青翰墨怡情山水。房间里挂自己的山水画称之为“卧游”。并书写了清六家之一,恽南田的题画诗:“何须着履寻山去,万豁烟灵在此中。”父亲一生作山水画,当人生旅途快到终点的时候,他的身心已经融入大自然青山绿水之中,达到了“身在卧室,神游山水”的境界。这幅画,是他为自己一生的完美总结。

父亲去世已经七年了,如果在他在世的时候研究他的画作,我可以亲聆教诲,不至于有许多的猜测,推断。可惜在他最后的日子里,我没有珍惜那些时光,不是忙于自己的杂事,就是只注意照顾他生活起居而忽略了思想交流,错过了直接请教父亲的宝贵时光,想起来甚感惭愧。值得欣慰的是,父亲在世时,我完成了他的作品的整理,照相,建立网上画廊。这七年来,我每年都要回去整理父亲遗物,只字片纸无一遗漏,全部带回美国,为今后研究父亲作品准备了详实的资料。

我这一生做学问就如票友玩票,玩出满堂彩就换套行头从新开始,从过程中找乐趣,不在乎结果和物质利益。父亲说我做学问和小孩搭积木一样,搭出大楼后得意自己的能力,就推倒再搭新花样,确实是一语中的。如今,我开始研究父亲画作,算是我今生玩的最后一票,我就不信超不过那些只关心拍卖价格的国画评论家,一定要玩出满堂彩,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2006年3 月,祖籍广东顺德甘竹林村的母亲重病。父亲为安慰母亲思乡心切,绘《竹林溪水》挂的母亲床前。成为他绝笔之作,离他去世只有十个月。)

父亲九十岁作画《松瀑优居》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为了写好这篇文章,我在网上浏览,下载,打印了荆浩,关仝,郭熙。戴进,夏珪,范宽,黄公望,明四家,清六家,四画僧的资料,作品,反复阅读,观看,揣摩,领略其中韵味,常常思考数天写不出几个字来。对我确实是个挑战。我毕竟只是个玩票的,不是科班出身,外行术语在所难免,望内行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