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只留秋色满空山”  

2014-06-05 02:07:06|  分类: 父亲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为黄公望题山水诗作画

先父曾以黄公望题山水诗为意境作过一幅画,此画无名,只写了一首黄公望在《秋山林木图》上的题诗:“谁家亭子傍西湾,高树扶疏出石间。落叶尽随溪雨去,只留秋色满空山”。黄公望原画已不复存在,唯有题画诗留传后世。历代都有画家以此诗意境作画,其中也不乏当代画家。因对诗中境界理解不同,作画时的心情各异,作品各有特色,画面亦截然不同。

 “只留秋色满空山”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工笔山水画的传统笔法是运用“高远,深远,平远”法表现山势的巍峨壮观,连绵逶迤,雄伟险峻。远山通常位于画面上端,之间以留白形成云雾缥缈,群峰若隐若现的效果。父亲这幅画的主题是“秋色,空山”,而“高树,落叶”则用来烘托主题。这幅作品的最大特点,也是与传统笔法不同之处是:只有近景,没有远景。他在画面布局上大胆创新,突破传统格式,舍弃远山,在空旷的画面上部以浓淡不匀水墨层层晕染出天低云暗,雨冷风凉的浓浓秋意。云层下以墨笔勾勒出成群的候鸟南飞,几株高树立根于岩石中,枯叶尽随流水,只剩苍枝耸立,更显“秋色,空山”意境。

此画近景为一巨石突兀临潭,石质坚硬厚重,表面的纵纹横理以淡墨干笔皴擦,再加浓墨点苔。岩石只以墨色浓淡和留白成型,不染任何颜色。整个画面除了常青树和松树用绿色外,山石树木云层只用墨笔勾勒晕染,以黑白色表现秋萧之苍凉。画面左右两侧有溪水流入。右侧两支溪流平缓汇合后注入水潭,几块石头卧居溪流入口,虽水流平缓,但动感明显。左侧山中有清溪高瀑飞流直下,隐没于山石之间,淙淙溪水冲出山涧后,在乱石中穿行,水流湍急。流入潭中后,以细笔淡墨勾画出微澜涟漪,细腻清晰,动感明显。

画面上有三组历尽风寒沧桑的“高树”,它们虬根抱岩,苍干劲枝,树型奇异。最前面一棵树的树干弯曲向水面,树叶已经落光,一根藤蔓缠在树身,藤梢在秋雨中无力地下垂。与其并列的另一棵树也是主干弯曲,叶子虽然未落,但已经被霜打蔫,搭拉下来了,已是霜降深秋季节了。树根下的岩石以深浅墨色皴擦出垂直的裂纹和浓密的苔草,现出风化破裂的石质,与两侧的大块平滑的岩面形成强烈反差,让人联想到郑板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的诗句。下面是树木部分放大图。

 
“只留秋色满空山”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画左下角几棵树则更显怪异。一棵树身弯曲倒伏,横跨溪流,然而却是枝青叶绿。另一株树型颇为奇特,干支似铁,落叶飘尽,主干在上部向左弯曲,而两支干却扭曲向右伸出,似乎因山风凛冽而横向生长,如同文革被批斗“坐飞机”的姿势。后面的一组树木中,最高的一棵青松高耸挺拔,然而在树冠之处,却先向左迎风逆长,然后反转向右弯曲,枝杈也多向右延展,隐喻青松与强风抗争,顽强生长的过程。应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古训。而弯曲的树干和扭曲横长长的枝杈,则是暗喻此诗的后两句:“千击万劫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这首诗被后人用来形容文人的坚贞气节,也是父亲想用“高树”表达的意境。

诗中的“谁家亭子”隐映在山石树木后面,只露出尖顶。而“谁家”的房子则根本没出现,只是在画的左下角水边有条有栏杆的小路依山绕到岩石后面,表示附近有人居住。因为父亲要表现的主题是“秋色,空山”,而首句里的“谁家亭子”又给了读者先入为主的景色。既要表现出来这个景,又不能喧宾夺主,就用这种隐喻联想在画里体现这句诗。这种技法在国画里常见。当年老舍给齐白石一句诗“蛙声十里出山泉”,让他作画。齐白石画了些在小溪里游动的蝌蚪,并没有一只青蛙,老舍看了十分赞赏齐的创意。

古代文人山水画一直有以画比喻时世,抒发情怀的传统。父亲出身于前清官宦家庭,自己又是高级知识分子,建国后一直被党的阶级路线所排斥,精神长期处于压抑状态。表面上他从不抗争,但心底的文人气节却从来没有被征服过。一九六四年,受“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政策影响,父亲被贬职降级,他画了《逆风而上》,表现自己处逆境而不屈服的意志。这幅《秋色空山》完成于1988年,父亲已经 七十三岁了,对于自己过去经历的磨难,心态已归于平淡。但是,艰辛岁月无法磨掉家族基因留给他的忠贞正气,他要用画,为自己留下人生的记录和结论。那些生存于残酷自然环境的树,就是他自己在政治斗争里的写照。那棵已经倒伏,却满树绿叶的树表现了父亲的不屈的气概:你可以把我打倒,但我精神不死,气节常青。文人气节的典范是当年梁漱溟在批孔运动中的表现,全国政协军宣队要他批孔子,被梁拒绝,说:“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那些靠整人染红顶子,投机钻营向上爬的军代表当然无法理解文人对自己信念的忠贞,只能用一句文革中贫农常喊的口号,“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为自己下台。

在这幅画里,他以秋色,空山,高树,苍岩表达了自己一生不向逆境屈服的气节。画面上部他以墨反复晕染,再以清水涂抹,间以留白,形成乌云压顶之势。几乎占了半个画面的阴云,使人感觉到秋雨绵绵,心情压抑。大雁也感觉到深秋的阵阵寒意,离开寒山枯树远飞南方,留下一片空山,但“高树”依旧在逆境中抗争生存。画落款用印是“再田画印”。凡是仿古,临摹前人笔意,抒发情怀的文人画,父亲就用这个画印,而写生,应酬,就用名章。

这幅画,是我最喜欢的父亲画之一,大概是画面的景色和气氛能引起我心底共鸣吧。下面是我书写的这首诗。

“只留秋色满空山”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