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爷爷和我  

2015-11-27 22:19:05|  分类: 家族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祖父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祖父生于光绪乙酉年(1885)阴历十月十七。(今年是公历11月28号)祖父在他《八十自述》里写道“光绪乙酉冬,我生长江县”,并注明,“篷溪县乃唐代长江县”。我记忆最深刻的是1964年祖父过八十大寿(虚岁)的情景。那年我正好上大二,专门请假跑回西四祖父家,一同到西单淮阳春饭店。爷爷请了三桌,设在正房里,没有我的位置,专给我叫了两个菜,扣肉和红烧狮子头,在包间外摆了个小桌子,供本家亲戚吃,我至今印象深刻。

来的客人都是文史馆的老头,长袍马褂,见面大作其揖。然而这些老头上了桌就没那么客气了,一道菜上来,全都站起来伸长了胳膊去夹菜,生怕抢晚了就没了,山羊胡子马褂袖子在菜上面乱蹭,我看得直恶心。我还以为这些前朝遗老,文人雅士,端的都是太爷的架子,没想到吃相还不如我,那么大岁数了,上来菜就站起来抢,也不怕站不稳摔倒了。我不用抢,坐在一边偷笑享用自己那份。周末,姑父在同和居又请了祖父一次,就在西四路口。那年头,下饭馆是奢侈生活,我第一次吃到“三不沾”。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我不到一岁,在青岛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我三岁在北京,后排左起:妈妈,爸爸,三姑(在世,90岁) 爷爷,叔叔,爷爷继室。小姑。

 

春节洛杉矶行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1949年二姑赴美国前合影。爷爷没带长孙我哥哥,带了我。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爷爷在青岛胶济铁路局当专员的接送车。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在青岛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在北京。 

1961年,我高一暑假,最后一次和爷爷合影,小女孩是叔叔的孩子。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上大学时,周末我都在祖父家度过。那时候胃口极好,学校的饭总是吃不饱,尤其馋肉,每次到祖父家总有管够吃的肉菜。虽然祖父的继室颇有不满,老对我阴沉个脸,但只要祖父在,我就甩开了腮帮子吃,根本不看她脸色。爷爷似乎很满意我的吃相,说:“男子吃饭如虎,女子吃饭如鼠”。

还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祖父给父亲写信总提到我,知道我集邮,不仅把收到信件的盖销票剪下来寄给我,还给我买新票,其中开国和建国一周年的邮票都是旧币,800元。改新币后,旧币邮票不流通了,我傻乎乎地到邮局都给盖销了。有时候我跑到西单集邮公司看见想要的外国纪念邮票,也磨着爷爷给我买,他去鸿宾楼和一群老头吃饭就顺便给我买了。

1966年8月20号,北京老红卫兵发动了对“黑五类”抄家的“破四旧”运动,爷爷的成分是“房产资本家”,地道的“黑五类”,首当其冲,家被女三中初一的红卫兵抄了,女三中红卫兵的凶残是闻名的,连本人就是革命干部的校长都被“革军”女儿打死了。因祖父“五四”前后在北大当学监时,给勤工俭学穷学生捐过大洋,图书管理员毛泽东也得了一份,有“救驾之功”,只抄没了财产,免受了皮肉之苦,得以保住性命。。

我平时换洗衣服都在爷爷家,去拿衣服时看见门上贴着派出所的“勒令”,为红卫兵抄家指路。正房已经被贴了封条,院子里烧字画善本古书的纸灰就有一尺多高。祖父一家被赶到西屋。祖父惊恐地说,你不能进去,撕了封条他们要打死我的。我回校找到班里的红卫兵开了证明去找女三中红卫兵,这是我第一次进女三中,头一次见识了帝王庙的宏伟。一个初一的小女孩带我去撕开封条,我拿出衣服,祖父一家也趁机把全家的衣服拿了出来。  

然后,我成了反革命,失去了自由,再也不能去祖父家了。军宣队进校后,我又被当成“反革命”拉出来批斗,1968年底六八届的都分配了,我被留校监督劳改,不予毕业,直到1969年9 月大疏散才发配到辽宁山沟修水电站。1970年春节,我第一次休探亲假,就去看望祖父。祖父在羊市大街47号的四合院被街道工厂霸占,被轰到路南地质部前面两间破烂危房里,两小间加起来不过12平米左右。我给祖父买了一只鸡和他最爱吃的桃酥,给了祖父20块钱,说是我第一次挣了工资给爷爷花。祖父行动虽然迟缓,但脑子还是清楚的,他很激动,他的孙子大学毕业了,挣了钱知道孝敬自己了。1970年夏天,我又一次去看望爷爷,买了些食品,留了20块钱。那两间破平房可能塌了,房管局盖了两间空心砖的简易房,比起原来干净整齐多了。1971年夏天我再次去看爷爷时,他已经于3月去世了,祖父的去世,使我第一次有了亲人死亡的概念,我到北京老山骨灰堂为他默哀。当时万安公墓不允许任何人葬入,叔叔只好偷偷把祖父的骨灰盒埋在祖母的墓边,没有任何标记。

我的祖母于1936年去世,祖父花了720块大洋一口气在万安公墓为自己和五个儿女买了12 个棺位。文革墓碑被红卫兵砸毁,周边农村的刁民又把石碑盗回村盖房,汉白玉板做台灯座。爷爷在给父母信中提到,我小时候跟随母亲给奶奶扫过墓,不过我没印象了,1981年父亲让我去万安公墓问问能否为祖父母合葬重新立碑。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去万安,没有标志,没有地图,那么大的公墓,我居然找到了祖父母的墓地,我想这应该不仅仅是运气。

1981年祖父母合葬墓完工,碑前后照片。公墓尚无围墙,可见外面村民房屋。背后无树木遮挡。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此后到1987年我出国,都没有再去看望祖父,直到1999年。当年都是从颐和园坐333路到卧佛寺,下车走半小时,很不方便。万安公墓到现在都不通公共汽车。1999年我离婚后,在北京认识了一个女朋友,她开一辆雪佛莱,当时北京有车人不多,有美国车的更少,因为税高,三十万一辆。在北京有车坐对我来说绝对是奢侈享受,我第一想到就是去万安公墓,她答应了。                          

看来祖父墓很久没人来扫了,墓碑上都是蜗牛壳,一棵荆棘从祖父墓的石板缝里都长成了树,她伸手去拔,把手都勒红了也没拔起来,我只好找块砖头砸断。这几十年,她是唯一陪我去给祖父扫墓的人,恐怕也是非沈氏家人唯一给祖父扫过墓的人。后来,分手了,这一页就翻过去成了历史。

1999年,我在清理墓碑上的蜗牛壳,她给照的。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2005年我扫墓照片,菊花要撕碎了,不然有流窜人员拿走到门口去卖。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今年我在网上搜祖父诗词,发现一首我手头没有的词《西郊承泽园赏荷》,大约写于四十年代,我还没生下来,诗中的词句竟然惊人准确地提到了我与她交往的情节,她的名字,家地址,园幽径曲,有幸同游,一起赏荷,梦里追欢,全都出现在祖父的诗句中。最后说是一“劫”。我不相信这只是巧合,因为她给祖父扫过墓,而且手都勒红了。看来,她出现在万安公墓并非只是偶然,一切都是冥冥中天意早已经安排好的。2005年我又去给祖父扫墓,叔叔也去世了,埋在那里,那以后每年回国我都要去万安看望祖父,而且从来不坐出租,在北面的香泉环岛,或南面的门头新村下车,走路过去。

这几年,我回北京都去祖父写过诗词的名胜古迹去旅游,走访了檀柘寺,大觉寺,碧云寺,万寿寺,大悲寺(八大处),定陵,北海,颐和园,沿着祖父走过的足迹,参观那些让祖父诗兴大发的景点,并写下了25篇介绍祖父诗词的文章。我敬天地,拜祖宗,但不信神佛,不惧鬼怪,所以以前不去寺庙。自从跟随祖父诗词走访了京郊的寺庙,开始喜欢上寺庙的环境和建筑,尤其是皇家敕建,有许多的历史典故,也算读祖父诗词的收获吧。

祖父给我和妹妹信摘录。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1958年清明,祖父给我寄菜种,谈清明扫墓。
爷爷和我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仅以此文,纪念爷爷诞辰一百三十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