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父亲仿元四家之吴镇笔意  

2015-03-11 05:31:42|  分类: 父亲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古代山水画起源于五代的荆浩,关仝,董源,巨然,然而五代画家对南北宋画院派的影响并不大,而“元四家”黄公望,倪赞,吴镇(仲圭),王蒙皆继承了董源,巨然的轻岚淡墨,苍劲古朴,沉郁浑厚的特点。这种画近看笔墨粗旷简单,远看则山川氤氲,气韵具胜,对明清两朝画派的影响深远。故宫收藏的巨然《层岩丛树图》,上有董其昌题字:“僧巨然真迹神品,观此图始知吴仲圭有出蓝之能。”说明后人已经看出吴仲圭继承了董,巨的风格并有所发展。

吴仲圭家居小巷,喜爱梅花,自比宋代以咏梅称著的诗人林逋,自号梅花道人,梅花和尚等别号。人性孤高旷简,平生隐居谢客,不肯交结权贵,作画多为竹石梅花,以表示自己的清高气节。仲圭一生贫寒,不愿意出仕为官,宁愿隐居田园,过恬静的生活。他曾经作过一幅草亭诗意图,自题诗:“依村构草亭,端方意匠宏。林深禽鸟乐,尘远松竹清, 泉石供延赏,琴书悦性情。何当谢凡近,任适慰生平。”

父亲学画,也学画家的为人,特别欣赏钦佩那些安贫守素,淡泊名利,有气节操守,傲骨精神,以翰墨丹青怡情养性的田园画家,如吴仲圭,戴进,沈石田,恽南田,石涛。他也学宫廷画家王石谷,那是因为石谷的笔法风格博引自五代以来,宋,元,明各画派,集天下之大成。父亲老师吴镜汀为他起画名沈再田,鼓励他学习沈石田的做人风骨和作画风格,而沈周酷爱吴仲圭画,曾写下:“梅花庵主墨精神,七十年来未用真”,说自己研究吴仲圭墨法七十年,尚未领会其起真谛。父亲跟随石田,继续模仿吴仲圭笔意而有此幅画。

父亲为此画起名“绿荫深处有知音”,而吴仲圭并没有这么一幅作品。一方面说明这只是仿其笔意的自我创作,而不是单纯临摹原作的仿古赝品。再就是时代背景的原因。父亲从抗战爆发后就放下画笔,走工业救国的道路,中断四十多年才重拾画笔。尤其是建国后投身工业建设,对国画界的在政治干预下的创新潮流一无所知,以至于四十年后笔下还是当年的仿古风格。父亲对那些以创新发展为名,脱离国画传统的风气十分不满,他说:“山水画与其他艺术甚至科学技术一样,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树,不可能横空出世,冒出无底座的尖端,无核心的外延。没有功底就不能升高,不能正入,不能变新。” 认为首先是继承,然后才有创新和发展。

文革后老画家被摧残的凋零殆尽,国画界“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靠“破四旧”起家的“画坛新秀”称霸美术界,称清初“四王画派”为“死亡画派”。在整个国画界,全盘否定传统的思潮弥漫。他们作画的目的就是扬名以提高作品价格,根本静不下心来苦练基本功,抛弃历代名家笔法画技而另辟“成功”捷径。父亲再继丹青后,受到这股潮流的困扰,深感迷茫,徘徊在继承还是创新的十字路口。从1982年后的十年间,父亲努力尝试以传统技法为基础,以变化的笔墨,写出以实景为基础的新山水画。因为在继承还是创新之间摇摆犹豫,这十年的探索,并不是很成功。他特别希望能遇到钟情于传统国画的知音交流切磋,于是有了这幅画。

父亲仿元四家之吴镇笔意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九十年代初,吴镜汀先生的《渔乐图》在嘉德拍卖会上,被境外收藏家以高于琉璃厂古画店中标价数十倍的价格拍走,得知这个消息后,父亲感受到传统画派恢复和发展的转机,激情难抑,写下了《纪念吴镜汀先生》一文,坚定了走先继承,后创新的道路。

父亲的画有两种风格,一种是墨轻色淡,水湮宣染,画面空旷迷蒙,恬淡静穆,简约典雅。另一种则全然相反,浓墨点苔,皴染繁密,色彩厚重,画面山势雄浑,水天壮阔,树木葱茏。此画属于后者。画面布局一如他传统画法,前景为巨石临渊,绿树虬根,破岩而立。左下脚一条小路通往水边民居,柴篱环绕几间茅屋,周围并无农田,似为隐居山林文人雅士,一荷仗老者来访,正在院中与主人作揖问候,人物虽小,却精细致微,却起着点题的作用。草舍后山涧中有石阶拾级而上,在云雾缥缈中若隐若现,通往深山峡谷,云深不知处。画右侧有小路沿溪水蜿蜒而行,水边有临溪水榭阁楼,即非酒肆也非人家,似乎是世外隐者饮酒聚会,吟诗作画的亭台。溯溪而上,水色氤氲,雾霭掩映,弥漫于山涧。

画中部峰峦层叠向高远延伸,近,中,远景气脉相连,主峰雄浑厚重亦不失灵秀明润,无突兀压顶的感觉,山两侧巉岩峭壁,皴笔精细,淡赭为色,表现崖壁的险峻。山脊草木繁盛,以浓墨点染。近景中以笔锋勾勒水边巨石后,层层皴擦,以吴仲圭的“带湿点苔”法突显近水山石草木苍郁明润的感觉。石上几株树木,苍枝,劲干,虬根,绿叶,精描细点,清晰逼真。一树横卧水面,垂下丝丝藤蔓似在风中飘荡。山上的树木随山势高远而逐渐迷离淡化,与草木繁茂的山体植被浑融为一体。山坡,层崖都千笔万笔细细皴擦点染,形成浓淡,远近,疏密的层次。画中人物,柴扉,石阶,水榭都勾画的精致入微,一丝不苟,显示了父亲七十八岁高龄依然眼清目明,手笔稳健,精力旺盛,以及严谨认真的作画精神。

今年12月1日是父亲诞辰百周年纪念,我将撰写系列文章介绍父亲的画,作为献给父亲的生日礼物,这是今年第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