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父亲八幅山水画册页(下)  

2015-08-24 21:50:04|  分类: 父亲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幅,秋色空山。

父亲八幅山水画册页(下)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题跋:丙寅初秋,款识,承书写,钤印,“承书”(朱文)。

此幅与上面的的那幅秋山景色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也是我最喜欢的景色,与以前介绍过的以黄子久题画诗作的“只留秋色满空山”基本相同,文章见以下网址,不另介绍。http://jasen99.blog.163.com/blog/static/4836938201455215497/

 

第六幅,烟雨山岚。

父亲八幅山水画册页(下)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无题跋,款识,承书写,钤印, “承书”(朱文)。。

画面构图清爽简洁,景虽不深远却感觉烟波浩淼,图看似简单而境界空灵。河水从山前缓缓而过,近处河岸树丛草木扎根于平缓起伏的岩石之中,水湾处水榭临河,一渔夫蓑衣斗笠,奋力划桨,逆流而上。河边垂柳在风雨中飘摇。远山近岸,草木浓密,郁郁葱葱。河对面山脚下岸柳成行,绿树浓荫。岸边河中水汽和低垂的云雾交融,江天一色。对面青山滋润,植被茂盛,葱翠欲滴,云如飘带在山腰缭绕。

父亲作夏日景色,喜欢用烟雨山岚,其特点是缭绕在山腰的烟云不光只是留白,而且用淡墨勾画出轮廓。山体墨色深沉,表现出盛夏浓重的湿润之气,体现了郭熙所说的“夏山苍翠如滴”的理论。

此画与其它作品画风不同,以较为浓重的青绿组成画面的主要色调,山石以不常见的北宗青绿山水画法为之,山石取势圆浑平缓,浓墨点苔,重笔皴擦,层层烘染,显得厚重华滋。树木的画法多样,但不似秋山那幅,一片片树叶轮廓勾描清楚,一眼就看出树种不同。那是为了突出秋高气爽,天清气朗。这幅是夏日烟雨,云霭迷离,雾气朦胧,除了柳树画出风雨中飘动的枝条增强画面动感,其他树叶只以墨色涂染,以浓淡区分远近。山石与树木浑融一体,苍茫淋漓,有江南水气迷漫的景致。

此画虽写盛夏景色,却感觉不到一丝暑气,反而给人以雨后清新的凉意。三十多年前没有空调,天热难耐之时,父亲有时候会画一些竹石清泉等有清凉意境的画,调节燥热中的心态,达到“心静自然凉”境界。

 

第七幅,山庄春早。

父亲八幅山水画册页(下)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无题跋,款识,承书写,钤印, “承书”(朱文)。

此作为典型的南派山水作品,清秀明丽,淡雅鲜亮。画面只有中,近景,清晰细腻。山村春早,竹林滴翠,溪水湍急,山披淡绿,大地新装。近景几株树木,各具特色,最前面一株叶色刚刚嫩黄,有两株已经绿叶成荫了,然而枝干叶型形态各异,肯定是不同树种。其余几棵叶芽尚未张开,只见枝干不见树叶。河边地面已经呈现新绿,然而嫩草刚返青,只见绿色不见草形。春溪水涨,绕山奔腾而出,溪水在入河处突然收窄,水流从树干搭建的简易小木桥下奔流而下,在横卧水中的石头上激起浪花水纹。一条山路沿溪盘绕,牧童骑牛扬鞭顺溪而下。溪对岸一片竹林,溪谷山涧中云雾弥漫。河中一扁舟顺流而下,船头船尾各有一人持竿垂钓。山脚下有两间村居农舍,一片竹林,地势平缓,视野开阔。

此画既无春风杨柳,也无桃花争艳,只是山野披上了淡淡的绿装。其最大特色是在淡色浅染的开阔地上,用浓墨皴擦出几块巨石,以淡赭晕染,浓墨点苔,在新绿的旷野上显得突兀而醒目,给人以视觉冲击,增强了画面的立体感。背景的山坡也是淡墨勾线,大小披麻皴,青绿设色,画面显得柔和鲜亮。

这幅画是仿南方画派创始人董源的笔法。宋代沈括称董画“多写江南真山,不为奇峭之笔”。他画作里的山形,多是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丘陵,坡陀起伏,土山戴石,很少作陡峭绝壁,显得更温文洒脱、爽利流畅、清丽怡人。此作与前面介绍的“仿荆关山水”所表现的气势雄伟的北方山形正好成为鲜明的对比。荆关山水多危岩峭壁,峰峦嶂叠,雄伟壮观。而董源,巨然的南派山水的特点是疏林远树,平远幽深,淡墨轻岚,给人淡雅清新,舒畅的感觉。父亲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流派运用的得心应手,可见已得其精髓。

王石谷被公认是“集古今之大成”的全面画家,父亲师从石谷笔法风格,就是为了汇各家笔墨之长为己所用。立志在全面继承的基础上开创出自己的风格。然而由于抗战爆发后,他弃艺学工,走上工业救国道路。后来几十年圉于政治环境的压力,也难提画笔,继承之后终没有机会发展创新。虽然退休后他也走访名山大川,画了不少写生作品。但因年老体衰,精力有限,始终没能在写实的路上总结出理论,提炼出画技笔法,因此抱憾终生。

 

第八幅,竹荫泉声。

父亲八幅山水画册页(下)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题跋:竹荫泉声,丙寅春日。款识,承书写,钤印,“ 沈氏”(白文)“承书”(朱文)。

此幅完成于丙寅春日,其它七幅风格相似的册页则是秋季才完成的。题跋也与其他七幅不同,增加了画名:“竹荫泉声”,似乎不属于这个册页系列。丙寅年是1986年,除此册页之外,这一年父亲有多幅画作问世。我的推测是,作完七幅册页后,可能有什么原因父亲急于装裱成册,没有时间,或精力完成第八幅,就把春天已经画好的半成品拿来凑数。其原因有二。一,别的册页无题跋,而这幅有。二,很可能是草稿或半成品,因为其中的竹丛和草亭的比例完全不符,不像是构思成熟的画面,到像是在试笔之作是又添几笔。

画如其名,幽幽山涧,几丛修竹。山中云雾缥缈,迎面是云霭迷离中若隐若现的断岩,突兀压顶,似进入深山峡谷。山涧中淙淙泉水不知来自何处,只见清溪从深谷中潺潺流出,冲刷在溪谷的青石上,激起阵阵涟漪。两岸修竹丛生,在云雾中隐现,巨岩临渊,草木青青。溪流边竹荫下,有草亭,其中的石桌石凳似是文人雅士听泉品茗之所在。此画突出的是泉声和竹荫,却忽略了竹子与亭子的比例。

由于画竹者心态情绪不同,画出的竹也形态各异。扬州八怪郑板桥的竹子清瘦怪异,冷峻潇洒。石涛是落魄皇室后胄,亡国之恨和他本人豪放不羁的个性,畅快淋漓的画风,会很自然地流露在笔墨之中。石涛画的竹叶或随意凌乱,气势恣肆,或迎风翻飞,动感十足。父亲画的竹则挺拔稳重,舒展高雅,与他做人的风格有几分相似。这几丛修竹是此画的点睛之作。竹竿纤细挺拔,竹叶潇洒端庄。哪怕是极细小的叶片,也描画的前尖后宽,形象逼真。近处的竹以浓墨描绘,后面的竹则以淡墨挥洒,从视觉上拉开了竹间距离,在平面上画出了空间的效果。

墨竹看似简单,画出风格和灵性却极难,正如郑板桥诗中所说:“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删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

 

后记

2013年8月底我写了第一篇介绍父亲山水画的文章《沈承书的仿溪山红树图介绍》,两年来我已经写了十七篇介绍父亲画作的文章。出于对父亲的怀念,对家族文化传统的尊崇心理,我进入了国画研究这个完全陌生的学科领域。好在现在网络发达,鼠标一点,资料就来了,不必到图书馆翻故纸堆,到古旧书店找资料。两年过去,我查找了上溯五代画家荆关董巨,下至清六家几乎所有中国山水画家的资料背景,也算是入了中国山水画的门了。我研究的目的是为了纪念和怀念父亲,弘扬家学,无关名利地位,收藏价值,完全是从书画角度上的纯学术研究,不夹杂任何个人和家族利益在里面。

每当我用放大镜细细观察父亲画作的细节之处,不禁为父亲的认真敬业精神所折服。不仅山坡石壁用浓淡湿枯的墨笔反复皴擦,层层晕染,连松树的松针,稻田里的秧苗,树干的疤痕,都用细笔一根一丝的勾勒描画出来,不见一丝的懈怠和马虎。父亲的山水画能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除了继承传统笔法风格,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外,还要加上认真细致,一丝不苟的执著。可惜的是,父亲在时我没有直接聆听他的教诲,学习山水画的历史和传统,留下了终生的遗憾。有灯塔指路时,我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如今,只有靠自己在黑暗中摸索,推测,揣摩了。

我研究父亲画的文章还会继续写下去,推出介绍他仿巨然,米芾,沈石田,唐寅,石涛的作品。在今年12 月1 号父亲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最后完成他的长卷《回首青山半入云》研究文章,为这一系列研究文章画上圆满的句号。我从本科电子工程,美国MBA跨越到中国山水画研究,完全就是从头自学。不过我这人天生就爱迎接挑战,这大半辈子已经跨过几个截然不同的学术领域了。为了纪念父亲,弘扬家族传统文化,年近古稀的我就再抖一抖老精神,迎接挑战,做此生最后一次拼搏,成功跨越到中国山水画研究领域,以研究父亲书画成果告慰先父和沈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