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加入中国籍的美国人,沙博理  

2015-09-04 04:55:15|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中国人一窝蜂地往美国跑,穷偷渡,富移民,女人跑去下洋崽。只要和美国沾上点光,就觉得自己成了“高等华人”,尽管从小在老家养成的恶习一样没改。他们移民美国不是因为热爱美国,而是要用“美国”俩字往自己脸上贴金,在中国人圈子里炫耀,尽管连英文字母表也认不全。

我到是想起自己曾经认识的一个加入中国籍的美国犹太人,沙博理,他1947年来到中国,1963年由周恩来总理批准授予入籍证,一直居住在北京,2014年去世,终年99岁。他加入中国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和戏剧家凤子结婚。然而凤子于1996年去世后,他也没回美国,因为什刹海后面那个小院里,留下了太多他和凤子的记忆,他舍不得走。他的女儿沙亚美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并没有因为有这个生在纽约的父亲而移民美国。

我是1994年认识沙博理的。我是国家公派出国,单位卡住我的儿子不许出来,逼我回国,直到他1992年小学毕业后才到美国。由本地一个著名家族的后人(现任州长)出资,送进当地最好的私立学校。这个学校高中外语课有中文,所以每年学校出资从中国招一名学生,与同学练习中文。1993年招的正好是沙博理的外孙女。她从北京一个人来美国上高中,那时候那个学校没有中国学生,她刚来有点不适应美国的环境。我儿子上初一,是那种调皮又招人喜欢的小孩,她特别喜欢和我儿子玩。

我当年回国,就帮她给父母,外公外婆互相带礼物,这才有机会到什刹海后面的胡同里拜会了“华籍美国人”沙博理。他在二战时期在美国军队服役,是高射炮手。因为美国政府在战争结束前就想到战后的国际地位,决定从士兵中培养外语人才,他被从隐藏在沼泽地的高射炮位招回国。他有点法语基础,但是学法语的人太多,这才转而学中文。在上海,他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演员凤子,从此留在中国67年,直到2014年去世。

我感觉他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在凤子面前就像个孩子,不管凤子说什么都很听话,一句都不争论,顶多是觉得被误解了可怜兮兮地解释一下。所以凤子去世后,他舍不得离开与凤子一起生活了近半世纪的小院,我特别能理解这份真情。沙博理是个翻译家,英文作家,全国政协委员,社会活动很多。但他只穿一双黑色牛皮软底鞋,从来不穿名牌新款皮鞋。他对我说,穿这双鞋,即可以到什刹海遛弯,又可以到大会堂开会,一双就可以适用于所有场合。因为他不需要像暴发户那样靠鞋的牌子表现自己的身份。

当时计算机在美国都不怎么普及,沙博理已经有了一台286计算机 ,虽然486已经上市,但他说不想换,只要能打字就够了,“我就是当打字机用”他对我说。

沙博理送我一本他的英文著作,介绍在延安参加中国抗日战争的美国医生马海德《The Saga of American Doctor George Hatem in China 》。此人和斯诺一起到延安,并且留了下来,在敌后根据地为战士,农民疗伤看病,直到抗战胜利。虽然在延安整风运动中被康生打成“特嫌”,受到迫害,但是他没有回美国,一直留在中国。马海德的妻子苏菲是上海的电影演员,与江青一起演过电影,是1938延安的十大美女之一。

加入中国籍的美国人,沙博理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沙博理的签字 

加入中国籍的美国人,沙博理 - jasen99 - 深沉的浪漫

 

沙博理在书中写到,“延安整风”时,只要出身于有钱人家庭的青年,就被打成“特嫌”,逼他们认罪。有些血性青年认为自己为抗日来延安,无罪可认,以自杀抗争。仅鲁艺就有四,五个人自杀。那些“三辈贫农”出身的军人认为,你生活优越怎么可能参加革命?肯定是特务。因为他们自己参加革命,就是为了“打土豪分田地”“翻身过好日子”,所以怎么也不理解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怀。一直到文革,贫,下中农“左派”还是用这套思维方式迫害知识分子。(直到现在选拔官员,出身贫农依然是重要条件。因此几乎所有的贪官认罪书上都有一句相似的话:是党把我这个穷苦农民的孩子培养成高级干部。)

我和凤子聊天才发现,她和我姑姑是五,六十年代中国文联里一个单位的同事。经历过文革的磨难,他们都很珍重当年的友情,并通过我互致问候。想想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虽然凤子守着一个美国老公几十年,英语却一直没有长进。我看是沙博理太爱她了,宁可自己刻苦学中文,也不愿意让妻子受累学英文。刚一见面,我不由自主地和他说英文,他却一直用中文和我对话,我想就是为凤子能懂。

然而,我们的联系却因一个小小的误会没有继续下去。我门见面后,他又活了20年,我完全有机会解释这个误会,我却没有去,以至于留下不可弥补的遗憾。我告诉他,因为山西政府不让我儿子来美国和我团聚,我们四处找人疏通关系,最后辗转托人找到基辛格,给中国驻美国大使朱启桢写了信,请他出面协调。此信通过外交部,国务院,转到山西省政府,我儿子才拿到护照。沙博理说,基辛格访华期间,经常看望他这个“犹太裔华籍美国人”,他们是朋友,希望我在离开北京前到他家吃饭,把基辛格的信拿给他看。

我离开北京前,事前安排好先到沙亚美工作的北京人民医院看牙,然后一起骑车回去取信。由于在医院的时间拖得太久,北京下班高峰马路不是一般的堵,回去取信就赶不上约好的见面时间了。我们直接去了她家。当沙博理问我要信时,我说没来得及去拿,他立刻不高兴了。开饭了也不上桌,把音乐开的大大的,在那里生气。凤子到无所谓,对我说,不管他,我们吃饭。又对他说,你不来我们吃完了啊。沙博理就像个听话的孩子,悄悄过来坐下来吃饭,但再没和我说一句话。大概他觉得我不可能找到基辛格,是个骗子。

温州人说自己是“中国的犹太人”,像沙博理这样的犹太人,温州人里有吗?更别说马克思,爱因斯坦,和将近二百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了。跟犹太人套近乎,往自己脸上贴金,也要看看自己的能耐。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