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修身”与成功(二)  

2016-06-23 07:16:20|  分类: 七十随想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身的目的并非只是培养品德,学识,而是把这些品德贯穿于自己治学的过程中。为准备科举考试而背诵四书五经,把读书当成进入官场的敲门砖,已经与经商投资无异了,学问再高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人儒而已。当年学习“毛著”,讲究的是“活学活用,学以致用”。读《论语》也是这个道理,学了就要用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光是为了金榜题名,更不是为了在别人面前摇头晃脑背几句“子曰诗云”“之乎者也”以显示自己有学问。我刚到美国时,遇到几个台湾人,他们自称从小就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云云,甚至连这句话都不屑说全,一律简称以“修齐治平”。我在国内研究中国古代管理,受中国企业管理协会委托,撰写过《中国古代管理思想史》书稿。我反复读过儒法道兵,孔孟荀墨,黄老刑名学说,到美国后还把姜子牙《三略六韬》摘译成英文。但是在国内无人可以讨论交流,大学者不屑和我浪费时间,其实他们也是只会读古文,不明其管理思内涵。年轻学者自大狂妄,开口就要批判中国古代思想,我懒得和他们辩论。听到台湾人如此精通儒学经典,我有些观点想和他们交流。然而,一经交谈才发现,他们居然孔子曰过的不知,诸子百家的不晓,就记住“修齐治平”四个字用来蒙世唬人。台湾人认为简体字灭绝了中国传统文化,坚持用他们所谓的“正体字”,一笔一划都不肯减少。可是居然把圣人言简化成不知所云的“修齐治平”四个字,简直就是对圣人的大不敬。台湾人自称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不过要到我面前显摆,你好有一比:关公面前耍大刀,圣人门口卖三字经。


修身的第一步就是培养做学问和做事业的品德,先立人品而后治学问。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是学习最基本的态度,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增长知识。可是现在从学生到教授,都不能静下心来认真做学问,教授论文抄袭,学生考试作弊,只为文凭职称到手,根本不在乎自己学识有没有长进。网上报道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作弊成风,居然有人跟帖说,谁不抄袭啊,上学本来就是为了混文凭。这话怎么听起来和阿Q说,凡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一样心理,自己考试作弊以为别人也和自己一个德行,这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些在中国有钱能横行天下的土鳖暴发户,以为资本主义美国就是看中了他们的钱才把他们招来,到了美国还想按自己在中国那付德行过日子,代考,作弊,旷课,打架,飙车,视美国的法制如无物,以致锒铛入狱,或被遣返回国。


   我从小就养成了学习要靠自己的习惯,不懂就自己先反复看书,然后问老师,同学。我父亲虽然是高级知识分子,但从来不辅导我功课,他说只有在老师和同学的环境气氛中,才能有助我巩固学到的知识。我看不懂,学不会的知识也绝不会弄虚作假。上高一赶上困难时期,饿肚子上课无法注意听讲,怎么也弄不明白一元二次方程的求解公式,考试只得18分,我也没想走捷径或作弊,而是一步一个台阶,从183654,终于在高三成为班里的数学“解题大王”。上了大学基础课“力学”期末考试不及格,我一个暑假没好好玩,反复阅读那些自己不喜欢的无聊公式,终于补考及格。从小学到大学,我没抄过别人的作业,没考试作弊,一路都是自己走过来的。虽然抄袭作弊不是什么大毛病,但从小养成撒谎骗人的习惯,长大要改也难了。那些对作弊抄袭习以为常的人,估计从小都是在坑绷拐骗的刁民环境里长大的。鲁迅先生说,捣鬼术有效,然而也有限,古来鲜有靠捣鬼成大事的。古人说:学海无涯苦作舟,其实苦的只是过程,当苦熬到对岸后,那种从迷惑到自信的感觉,就是对刻苦攻读最好的回报。抄袭作弊虽然也能带来物质利益,但却找不到精神快乐那种满足感。当然,那些读书只是为了追求名利地位的小人是没有精神的,他们当然不懂什么叫精神境界。


我做学问从来不看别人出多少成果,如何成名成家,只管做自己有兴趣的领域。但不管做什么,我都要做出自己的特色,而且要超越别人。我的论文入选美国管理学会1989年年会,就是爆了个大冷门。中国的儒法道兵著作在美国都有英文翻译,美国管理史界对中国诸子百家学说的研究已经相当成熟,再引证《论语》《孙子兵法》《道德经》谈管理,美国人都懒得看了。我充分发挥自己知识横跨古文,英文,管理三个学科的优势,把我研究过的《货值列传》《三略六韬》翻译成英文,论述其管理思想,引起美国管理史界的重视。美国管理学界权威学者,排名仅次于“世界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教授都来信向我索要论文。美国管理界排名第三的Mintzberg教授也通过他的秘书向我索要论文。年会期间,纽约的一家出版社甚至想请我翻译《三略六韬》出版。后来中国的形势发展让美国人失去兴趣,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按说我也是个知识分子,但我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某些习惯并不很认同,总想表现出不同于社会整体的个人形象。我的父辈一代知识分子,有很多优秀闪光的品德,爱国忧民,忠诚正直,刻苦钻研。但是,他们也有时代的局限。那时候的知识分子凤毛麟角,受人尊重,难免有时候会飘飘然,追求与自己身份相符合的身架,让人从做派看出自己的知识和地位,一见就肃然起敬。更有甚者,有了知识就鄙薄家务,以自己没有基本生活能力为荣,那意思就是,我都是靠人伺候生活的。记得八十年代初科学的春天来临,一著名科学家说他分不清冬瓜和萝卜,表面上是自谦,实际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只管吃,吃什么都是别人准备好的。我不欣赏这种知识分子,在一边刻苦攻读学问的同时,一边提高家务活动的技巧和效率,终于在两方面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我这人率性自然,坦荡大方,不像知识分子那样注意自己身份和形象,不怕别人看出我的本真性格,不靠摆谱表现自己的能力,我就是我,你们爱怎么看是你的事,我知道我自己是谁就行了。我活着为自己高兴,不为让谁看了顺眼,无论是高官阔佬还是美女富婆,我都不会放弃自我去迎合。因为这个性格,我错过了很多别人眼里的机会,但是他们哪里知道,我失去机会换来的是心态轻松和健康。古人早有话替我兜着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至于现在那些只有招牌,没有才学的“名流学者”,全靠造势摆谱撑门面。那些祖辈第一代靠读书成为“人上人”的,总以为自己的学问,能力天下第一,对其他学科,其他学者一概不屑。他们和那种“艺不够,戏来凑”的蹩脚江湖艺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不在我的讨论范围之内。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