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癌症”惊魂记  

2017-01-01 19:13:05|  分类: 美国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注:2016年我被诊断出“肺癌”,生活在癌症的阴影下达四个多月,终于在圣诞前确诊不是癌症,肺部阴影也消失了,一场虚惊终于在圣诞前划上句号,迎来2017年。

 

今年八月,我从邮局往国内发了一箱来美国近三十年收藏的美国,欧洲产工艺品,收到后箱子破碎,几件精品丢失。我气愤加着急,气血攻心,816号晚饭后竟然吐出一口血。当时就赶往最近的急诊部。美国的医院,诊所是按保险公司划分的,每个保险公司都有从社区诊所到大医院整套系统,只要在这个系统内看病,就在保险公司内部结算。而离我最近的急诊部不属于我所在的保险公司。我到了诊所,竟然不吐血了。因为不是一个保险公司系统的,病例文件转换比较麻烦,我就没有做任何检查,准备第二天去我的社区诊所做进一步检查。

 

817去我的社区诊所,因为是吐血,诊所给我临时加了个号,当下就可以看大夫。美国不像中国那样,来了就挂号,挂了号就等着见大夫。而是要预约几天甚至几周,几个月后的门诊。拍完X光后,来了两个大夫,很严肃地问了我一些问题, 包括家庭有没有癌症病人,抽不抽烟。我就觉得不妙了。大夫告诉我,我的右肺有一片占肺部四分之一阴影,而一年前拍的X光片可是干干净净的,说明这片阴影发展很快,但不能确诊是什么,肺炎,结核,肺癌皆有可能,要我做进一步检查,预约了824CT扫描。扫描并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大夫又让我预约8/29做动态扫面录像,(英文PET,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的社区诊所家庭医生把我转到保险公司的大医院,预约了9/1号肺科专家的号。专家给我看了所有检查报告和片子,录像,明确告诉我, 根据影像和他的经验,90%可能是肺癌,而且没有任何原因。我问他,如果是肺癌,我还有多少年的寿命,他说,三,四年吧。我回答说,那我要计划一下,把想要做的事安排在三年之内完成。大夫看我和他谈笑风生,也就放松了。他告诉我,一期肺癌90%的治愈率,三期只有百分之十。由于我的这片阴影发展这么快,很可能是恶性,已到三期。但是,要确诊,还要做进一步检查。从造影可以可看出,我的肺部背积液包围,要做穿刺,抽取积液化验,如果有癌细胞,就可以确诊了。如果没有癌细胞,就要从肺部取下组织,做活体检验就可以最后确诊。我也很奇怪,当时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紧张害怕,每天吃饭睡觉,练习大字,骑车锻炼,旧货淘宝,一切照旧,不觉得有什么压力。也许我已经对生死淡然了,人间世界对我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

 

几天后,我的家庭医生约见我,他为我悲哀伤感,说话有气无力的。我竟然轻松地和他说笑。我告诉他,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他苦笑着说,坏消息我知道了,好消息是什么。我说,我体重减轻了十磅。他说,和坏消息比较起来,那根本不算好消息。我问他,我还有多少年,他回答,三,四年。我说,那就不错了,按中国传统思想,活到73岁就算寿终了。他是个苏联培养的医学博士,犹太人,医术精良,职业道德高尚。但由于是俄国移民,不受重用,只能在社区诊所当家庭医生。他为了治疗我的“三高”(血压,血糖,胆固醇),精心配药,定期检查,把我的三高全都降到正常指标。他说,在俄国,活一百岁才算长寿。我说,我不留恋这个世界,父母去世后,没有牵挂我的人,也没有我牵挂的人,去留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该做的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了,如果只是活着而无事可做,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呢。但是,我想知道我的生命还有多长,要计划一下有限的生命,把该做的事情做完。

 

回来以后,我就开始考虑,我还要做些什么。首先是研究父亲的书画,在我手头的父亲画作研究已经基本完成,在兄妹手里的画,有代表性的也通过照片介绍了,但是有几幅画照片看不清细节,还要借来仔细揣摩。但是父亲的书法还没开始研究。在我手里的祖父诗词已经打印,整理,研究的差不多了。但是散落在外的未能回收,还有不少诗词没收集,整理,打印出来。尤其是那首从网上照片抄录的《承泽园访友》, 有几个至关重要的字模糊不清。这两件事应该不要花费太多时间,争取一年完成。

 

然后就是纪录平生经历了,这件事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但还有些文字写好了却无法公开。一部分是文革亲身经历的被侮辱伤害的历史,自己不愿揭开伤疤。还有就是揭露文革中那些贫下中农左派为了跳出农门,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仗着出身好批斗同学老师的卑鄙行为。以及纪录八十年代末那些靠贫下中农出身,政治可靠通过出国政审的留美公派生,为了拿C6绿卡而反华的丑恶嘴脸。然而现在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控制话语权的网站(美国是中文网站)小编还是这些出身,当然不允许给他们这个阶层抹黑。在美国,文学城网管封了我的ID IP地址,在家不管用谁的账户都进不去。有的网友替我转载,他们无奈,又不能把这些人都封了,只好说,这篇不删,你以后别来了。在国内,我在网易博客以及通过审查发表的320篇文章,被陆续删除了一百篇。看来是有人一篇篇过了一遍,凡是有揭贫下中农劣行的文章全部删除了。对付他们,我受毛主席语录“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启发,在多个网站建立账户,总有一个网站能审查通过。

 

还最难的就是练习书法,这不是短期可以见效的。我写大字,不为名利,而是遵循祖训,继承家学,不负祖父起名的用意,父亲师传的期望。只可惜我醒悟太晚,父亲去世前又不太用心,错过了大好光阴。小时候,父亲曾给我讲过一个练字的故事。书圣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也是翰墨精英,他小时候练书法十分刻苦,可总是达不到父亲的肯定。有一次王羲之看他的点不得要领,随手拿过笔来点了一个点。后来客人看王献之的习字帖说:“写尽三缸墨,一点像羲之。”由此可见,把毛笔字写好有多难了。我练毛笔字不是给谁看,只要将来后代把我和祖父,父亲的字放在一起不辱没先人就谢天谢地了。得知我可能只有34年生命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每天写大字的时间从一小时增加到两小时,一般午休后开始看字帖,从三点写到五点。基本上就是一下午了。争取在73岁之前写出父亲那笔流利的行草。

 

然后就想想,哪些事情不须要再操心了,从时间表里移除。衣服鞋等日用品够用三年的,不必为添置操心了。存放父亲遗物和我本人留下的文字资料的箱子,都贴上儿子的名字联系方式,为别人收集的古董贴上接收人的名字电话。留下一张清单,列出我自认那些有价值的收藏(不只是货币价值)及其归属人,各种账户的密码以方便后人。无需再为那些不会立刻要命的病担心了,什么三高,超重都丢到脑后,想吃什么放开了吃,先享受一把再说。然后,就是开心,快乐,平静,充实地过好每一天,尽情地享受人生。这件事除了一个交往了30年的美国朋友,我没告诉任何人。他是基督徒,生死都交给主去安排,能以平淡之心和我交流。我这一辈子经历过激浪滔天,奔雷动地,崎岖险阻,如今如江河入海,平缓从容地走到尽头归宿。

 

最后,就要考虑身后事了。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来世,也不愿意在这个世界留下踪迹,也不考虑什么落叶归根。葬礼墓碑都是做给活人看的,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也没人在乎。骨灰就近撒到密西西比河里拉到。不过,心愿还是有的,如果有可能,想把一部分骨灰撒到颐和园谐趣园荷塘里,看碧叶珠光,芙蓉娇艳,伴雕梁水榭,凌波仙子。正是:

梦园远隔大洋宽,半世飘零身在番。

魂归故里奔何处,半山草亭乐农轩。

 

后记:

915日做肺部积液穿刺,超生波检测,积液没了。又约9/21做活检。活检是在CT扫描机上做的,确保准确刺入阴影部分。穿刺要麻醉的,做完之后又观察4小时才让我离开。9/23号,肺科专家打来电话,我正在旧货店淘宝,告诉我穿刺没有发现癌细胞,不是肺癌。四十天笼罩在我头上的阴影终于散去。但是,肺里的阴影是什么还不得而知,三个月后再复查。12月21号做了CT扫描,24号收到大夫电话,阴影消失了,无需再查。我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Merry Christmas。但是始终不知道阴影是什么,怎么来的,为什么消失。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了,一场虚惊过去了,生活又重归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