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沉的浪漫

 
 
 

日志

 
 

名人回忆录也造谣  

2017-03-20 07:43:22|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过去五十多年了,文革期间在校1961至1965年入学的“老五届”,正常年龄应该在71-76岁,百分之八九十应该还都在世。他们见证了文革过程。然而,这一代人尚在,就有人以写回忆录为名,编造历史了。我是从来不看任何为出版而写的回忆录,都是给自己涂脂抹粉,贬低对手,毫无真实可言。最近在网上看见一段戚本禹回忆录摘抄,说的是我所在学院的院长被打死一事,因为我亲身经历此事,一看就知道是胡编乱造,一派胡言。先把他回忆录摘录如下:

“就我所知,在文革中,倒还真有一个老干部是在批斗中被人打死的。虽然随意打死人是完全错误的,但这件事却是事出有因。他是北京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也是个资格很老的干部。总理知道这人被打死后发了火,说这个人过去是有功的,怎么把人家弄死了呢。他叫我去査,看是谁搞的。我带着人去一査,情况就都清楚了。原来这是个连禽兽都不如的人。还是在文革前,他把他们学校的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学生给强奸了。那个学生被他强奸后神情恍惚,饭也不吃了,样子很可怕。学校老师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变成这样的,怕她出事,就把她的母亲找来了。母亲来了一问,那学生也没具体说,只说是被领导欺负了,不想活了。她母亲还以为是下面的老师或者干部干的,就坚持要找学校的最高领导告状。结果就找到了那个党委书记。那党委书记一看她母亲,长得比女儿还漂亮。竟把她母亲也强奸了。强奸以后还跟她说,不准到外面去说,你女儿要什么照顾都可以,否则就怎么怎么的威胁人家。她母亲在被强奸的时候,反抗不了,就在那人的身上抓了一把皮肉下来,紧紧地拽在手里。还把留着秽物的内裤也保存了下来。然后,那母亲就对她女儿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你要坚强,不要怕。我们总有一天要报这个仇的。两年不到,文革开始了,那位母亲就去了学校。她很聪明,为保护女儿,她不讲女儿的事,就讲自己的事。她这么一揭发,其他那些也被那个党委书记污辱过的女孩子也都站出来了。那个老干部平时在学校是说一不二的,非常霸道,被他欺负的女孩子不是一个两个的。他还整知识分子,整下面干部,而且都整得很厉害的。这一次群众起来了,就不得了啦!那位母亲把她保留下来的证据拿出来给大家看,然后就拿去公安局作检验,检验的结果,血型跟那个党委书记是一致的。群众愤怒了,自发地闹起来开批斗大会,把那人打惨了。尽管当时中央有规定,在文革中不搞男女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可他这已经不是生活作风的问题了,而是新走资派黄世仁和新喜儿的故事了。我把调査到的材料全部整理好,就拿去向总理汇报。总理一边看一边就用手拍打桌子,连声骂道,这还叫共产党!这是土匪、恶霸呀!我就问总理,怎么处理?总理气愤地说,不要处理了,把尸体烧了算了,不要再提了。我跟总理讲,那我去跟群众也说一下,叫他们也不要再提了,这对党的影响太不好了。总理说,对,谁也不要再提了。”

我们学院与北航是国防科委直属的仅有两所大学,院长魏思文是七级干部,山西晋南人,1925年彭真带出来参加革命。因为国防科委是军队编制,据说还有中将军衔,但是从来没证实过。此人党内斗争十分老道,文革开始后,全院62,63级都在山东临沂地区参加四清。彭真被打倒,他知道自己厄运到了,怕我们这帮在阶级斗争第一线的学生回来给他添乱,一直对我们封锁消息,直到6月25号才允许我们回北京。我听过一次他在工作组召开的批判大会上做检讨,他把责任上推下卸,上面是国防科委和北京市委两条修正主义黑线,下面是他抛出来的一个“走资派”副院长,不过这个副院长名字起的好,李淑仪,别人一听还以为是毛泽东《蝶恋花》里那个李淑一。

由于他是彭真那条线上的人,无论是工作组还是后来的群众组织,都把他作为斗争对象。1967年春形成两派后,也都把批斗他当成自己的革命口号。红旗派口号是“打到魏时一小撮”,时,党委副书记时生。东方红派是“打到魏家王朝”。因为京工是国防科技院校,学生比较中规中矩,没什么思想和冒险精神,两派组织文革中也没什么出彩表现,只会跟着五大派后面摇旗呐喊,左右逢源,不天(北航)不地(地院),名气还不如一个北京市属的北京工业大学,人家还出了一个谭立夫,我们只有个谭怀远。

两派开展夺权派斗以后,魏思文成了“死老虎”,逍遥于运动之外,没人再来找他麻烦。他虽被打到,但还住在原来的四合院。1967年夏秋之际,工人在维修魏思文东城钱粮胡同的住宅时,发现两把手枪砌在墙内,维修工是东方红派的,就向派头头汇报。这些派头头认为这可是造反变天的铁证,立刻把魏思文抓来审问,想在枪上做文章,破获一个武装暴动集团,他们就出名了。其实这事很明显,如果真是魏藏的,房屋维修前他早就拿出来了。这座四合院前清,北洋,民国时期都是达官贵人的宅邸,抗日战争期间还住过汉奸,墙里砌把枪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那时候挖出暗藏的叛徒特务走资派就捞到了政治资本,升官发财在望。东方红就派了一个打手审问魏思文。此人叫李奎华,和我同级同系不同班,因为学习不好,留级到六四级。黑龙江人,东方红派武斗干将,平时就吊儿郎当,一脸野蛮样。给他一个以革命的名义可以动手殴打走资派的机会,他把自己的匪气发挥到了极致,发疯一样下狠手,以表现自己的革命立场坚定。大概打得内出血,口渴要水喝,喝了水就死了。

戚本禹这段文章漏洞百出,谎言处处。首先,京工就没有“长得很漂亮的女生”。这个国防院校招生第一看出身,贫下中农出身占了80%以上,别指望他们中有漂亮女生。而绝大多数革命干部的孩子还没到上大学的年龄,还在中学当联动红卫兵。第二,录取成绩很高,因为外来的诱惑太多,漂亮女生多数没心思刻苦学习,考不上。我们学校和北外隔一条魏公村路,那里可是美女云集,有京工男生作对联一副“横眉冷对京工丑女,俯首甘为北外东床”。那个时代,革命领导干部整知识分子是天经地义的革命行动,知识分子只能逆来顺受,根本不敢反抗。贫农出身的造反派也根本不会为知识分子“臭老九”出气。

文章说“就在那人的身上抓了一把皮肉下来,紧紧地拽在手里。还把留着秽物的内裤也保存了下来。检验的结果,血型跟那个党委书记是一致的。” 戚本禹大概把血型和DNA搞混了,血型基本就四种,验血怎么能确定是谁。他说“尽管当时中央有规定,在文革中不搞男女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完全脱离运动实际,造反派最感兴趣的不是路线斗争,而是男女绯闻,要是群众知道魏思文侮辱女生,早闹得满城风雨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对魏思文的批判也就工作组进校批了几次,大串联开始后,学生都跑去串联,没人有心思批斗他。1967年春两派成立后,为了表现革命立场坚定,各派分别又拉出魏思文批斗一番,从此再无人在乎他,直到从他家墙里挖出手枪。而且东方红派为了独享头功,不让红旗派介入,偷偷把魏思文抓到他们的总部所在地东体育馆刑讯逼供,根本不是公开批斗会。由于我文革前的反动言论,两派都不敢要我,文革期间我没参加任何一派,是个“自由战士”。文革结束后,凶手李奎华被抓回来,判了十年徒刑。并非如戚本禹所说,不要再提了。

戚本禹回忆录的目的就一个,文革是伸张正义的,他在文革中的作为都是正确的。据说,这篇文章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认为揭露了史实,我只能无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